會長馮偉華談 新高中學制出路及大專發展

教協報記者

 今年新高中學制的第一屆畢業生即將誕生,在學額嚴重不足及競爭大的情況下,不少學生對前景十分擔憂。現時大學學位只有1.5萬個,每年透過聯招進 入大學的學生更只有約1.1萬個,但第一屆新高中卻有超過7萬名考生爭奪學額。不少考生指出如爭取不到學位,他們只能選擇其他課程,如副學士課程。然而, 在前特首董建華的大力鼓吹下,自資副學士課程在短時間內大幅膨脹,課程良莠不齊、質素參差,認受性亦因此備受質疑。

會長馮偉華一直關注問題,教協亦正相繼約見學者和各持分者交流意見。

教育市場化 課程以供求作主導

馮偉華分析,由於大部分副學士課程須以自負盈虧的模式運作,故為了達致最基本的收支平衡,學院往往以學科的受歡迎程度開辦課程。如收生人數不如理想,課 程便會隨時停辦;一些較冷門但社會又有需求的科目,甚至沒有院校願意開辦。政府對於自資副學士課程,一向都是以市場運作為藉口,因此不會給予常額資助。現 時自資副學士課程每年大約收取5萬元學費,實在未足以提供具質素的專上教育,一些學院更只為了賺取金錢,而罔顧課程的質素。他質疑這完全違反了辦學的理 念,並指教育並不是商品,而是培養人才的地方。他認為應力促政府將副學位的資料透明化,讓學生能了解所報讀的課程。

副學士發展急促 衍生多種問題

副學士課程在政府欠缺周詳計劃下誕生,亦同時衍生了升學及社會問題。在升學方面,現時副學士課程欠缺廣泛的認受性,相對於承辦已久並受到大部分僱主專業 肯定的高級文憑課程,副學士課程確實欠缺優勢。馮表示政府牽頭認受副學士資歷的力度不足,實應作出檢討。另外,由於政府以借貸模式予副學士學生繳交學費, 學生在學期間須同時繳付利息,但他們畢業後的收入普遍不高,實難以負擔沉重的債務,更遑論置業結等人生大事,這亦會令他們積累對社會的怨氣,產生不少社會 問題。

私立大學是另一條「出路」?

政府自知現時大學學位不足,但又不欲負擔相應的教育開支,故轉而催谷私立大學的模式,以應付需求。現時已陸續有辦學團體計劃申辦私立大學。然而,私立大 學與自資副學士課程面對同樣的問題─欠缺資源及質素的保證,這個核心問題歸根究底在於政府不願投放資源而又缺乏監管。馮偉華指出,沒有政府的支援及適切的 監管,質素問題將無法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