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教學政策的反思

經志宇

  學期初法庭就審理一單患有思覺失調的男生於敬師日在校內墮樓身亡的事件進行聆訊,死因庭最後裁定他死於自殺,陪審團建議政府及教育機構重新審視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童是否適合融合教育制度,以及應向學校增撥資源。

  的確,這事件喚醒人們重新審視融合教學政策。自1997年教育局分階段推行融合教學,這班本應於特殊學 校就讀的小朋友,被安排在主流學校就學,但香港的教育制度是否如外國一些先進的國家有能力及全面照顧這班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童於主流學校就讀?支援是否足 夠?比較於特殊學校就讀,這些學童的學習與發展狀況是否得到適切的關顧?這是一個值得大家深思的問題。

  現時教育當局將SEN學童自由地依從家長意願,按一般派位機制進入主流學校,因此每間學校有了各類不同 SEN的學生,而某些學校也因縮班殺校接收不少SEN學童,當這些學生進入課堂後,問題就會隨之而起,我想也不用多說他們對前線老師造成不少煩惱。而前線 老師們對他們的認知及訓練是否足夠?以我所知每間學校必須有百分之十的老師完成30小時「照顧不同學習需要」基礎課程,亦至少有三位老師完成90小時的高 級課程及至少一名中英文科科任完成60小時讀寫障礙課程或其他各類的專題課程;換句話說,按每校60位教師中只有幾位老師有機會完成全部180小時的訓 練,即約六星期的課程,就能了解校內SEN學童的需要及特性?答案很明顯是否定的,我認為有關當局必須正視問題,檢討融合教學政策,讓真正有需要的學童能 在適合的環境中上課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