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等升降機的桐桐

馮潤儀

  家中現仍有四隻小狗,當中只有一隻是買回來的,其他的均是人棄我取。記得第一隻狗桐桐到我家時已三歲,她的主人因懷孕而放棄她。收養她後,對於 終於能如願以償養狗的我,便立即於假日帶她外出遊玩。當時的她,連落樓梯這簡單動作也不懂,只站在樓梯頂看著我,四腳在抖震,不知如何是好。原來原主人從 沒帶她外出,她過去三年的活動空間只在籠內或籠前的數呎範圍(因工人清潔狗籠時,要她暫時走出狗籠),是故在桐桐的認知中,並沒有樓梯這物件的存在。

九年來和桐桐一起,發覺她是IQ很高的。上落樓梯當然已難不了她,而每次搬家後,狗狗如廁的地方總有變動,她總是第一隻最快能順利 適應的;她是隻會等升降機的狗,經過多次乘搭升降機的經驗後,她似乎知道升降機可把她帶到街上,於是便經常乘機溜出屋外,待在升降機門前。有一次她又乘機 溜出屋外,我便看著她那傻傻地靜候的樣子,冷不防升降機門突然打開,她竟一個箭步走進,頭也不回!

屈指一算,桐桐已十二歲了,相等於人類約八十歲的婆婆;她的左眼也如老人家般,患了白內障。如果當初她繼續待在原主人的家,她的狗 生相信會在籠牢中渡過;主人不會發現她的聰明,狗生亦會是何等的失色。弱勢學生的成長經歷貧乏,為師的便是要嘗試把他們帶出籠外,造就不同的機會讓他們發 現自己的可能性;當他們知道自己的能力,儲足信心後,願他們會頭也不回地尋找自己的一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