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司徒華先生的信

韓連山

司徒先生:

您還在的時候,我只給您寫過一封信,是答謝您於我患病期中寫的問候信,也順道向您請教了一些有關教協的問題,但沒有收過您的回覆。

先生已乘鶴仙遊,轉眼一載。這是寫給您的第二封信,相信也不會收到回覆,只是借題發揮、藉此吐吐鬱悶之情而矣。

不才於教學火線退下來,依然留守教協,並於不同團體服務,參與各種社會運動,都是遵循先生的遺訓:「教育事務一馬當先,當仁不讓;社會運動義不容辭,吶喊助陣。」雖然累得不知道為甚麼會搞成這麼累?但也甘之如飴,只要是對的便拼幹到底。

那天好友自加回港,跟我到教協逛逛。談起我們教協理事是不收分文的義工,他們也嘖嘖稱奇,拍著我的肩膊說「真有你們的「傻勁」 呀!」。依然銘記在心的是先生訂立的教協理事三大原則:「做個好老師」、「不得販賣私貨」和「發財行遠D」。教協諸友清廉公正,肯定也不會犯下任何一項誡 條。

一月二日的追思禮拜,大伙兒再向您致祭默念。心中響起您的「飲歌」:「我們要回憶起,最珍貴的一切,唱起那愉快的歌……為自由的祖國,為光輝的使命,乾一杯,再乾一杯。」

舉杯遙祝在天國的您中流自在!

連山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