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豆沙的靈魂

 圖/文:小魚

二千年暮春,我與十多位小學生到新界鶴藪,走訪袁易天的有機農莊。農地種了茼蒿、椰菜、甘筍、草莓、向日葵,還有一片池塘。小朋友都很高興,只是提問時有些靦腆。

不曾種田的我,自然每事問。在一處砂土堆看見一叢小黃花,不認識,請教袁先生,他不直接揭曉,只叫我閉目嗅一下。我湊近它,很熟悉的氣味,再閉上眼,絲絲縷縷,立時想起小時候夏天,一碗熱騰騰的綠豆沙,家母經常說綠豆解毒清熱,我家一眾小兄弟吵著想吃紅豆沙,總是不能得逞。

是的,熟悉卻曾經,初初討厭慢慢接受漸漸想念那抹幽幽香氣,黃花下一束束小葉,是臭草,綠豆沙的靈魂。

臭草又名香草,芸香科多年生草本,春季開花,盛夏一到,菜市場就有臭草賣了。臭草含有桉葉素、芳樟醇、芸香甙,構成一股強烈氣味,令人難忘,有人說香有人嫌臭。

採訪後,袁先生留言說:「平常我在農場工作,多是對著植物和昆蟲說話,這一天,我花啦啦說過不停,真高興呢!很多開開心心的小朋友陪我渡過了大半天,多謝你們。」那次農莊之行,我亦難忘。十四年了,小記者有些已大學畢業,成家立室,當中幾個仍有聯繫,已是老朋友了。

(2015.01.08 《教協通訊》  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