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浪的一刻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有一位很要好的教師朋友,每當心情極度低落、愁腸百結的時候,都會找我細訴心曲,抒發胸臆。我了解他的性格,也理解他的心情,知道他的心裡肯定是巨浪滔天;而且,他的心也是巨浪中的滑板,在驚濤駭浪中浮沉起跌,凝重而又失重,必須高度技巧的平衡,否則一定會人隨波逝。所以,我經常駕車一起到西貢的大浪灣,或者石澳的大浪灣,讓大自然的浪,冷靜一下他心頭的浪。

最近,他又找我了。不問而知,肯定是因為近期教育界發生那麼多令人棘心的事。不用我多說,大家也明白是甚麼事吧!

這一天,他顯得特別消沉,對著海浪說:「你沖擊海灘幾百萬年了,每次都是激起白色的浪花就退回海裡去,有用嗎?你能改變海灘的容貌嗎?」

我猜到他想說甚麼,但故意把他的視線引向遠處的巨浪:「你看,今天的浪比平時更大。不過,人們一般只看見浪尖,洶湧呀,太可怕了。但我卻看見浪底,正不斷努力地翻滾,誓要湧上浪尖;時而浪底,時而浪尖,滾滾向前,周而復始,這才是浪。所以,停頓的就不是浪,靜止的更不是浪,有時浪底的水會變成浪尖的水,互相交換位置,只是人類看見白頭浪就害怕而已。」

他反駁:「無論浪尖或浪底,也改變不了海灘。」

我拿起一掌海沙,撒在抵岸的輕浪裡:「你看,輕浪也可以淘沙,更何況大浪呢?」他沒有言語,似在思考。於是,我帶他到海灘旁邊,去看石縫深處。他依然無語自行,忽然間,一個大浪湧至,在眼前激起千堆雪,他突然衝口而出:「浪裡白條,連綿不絕;驚濤裂岸,不用多說!」他好像想通了甚麼似的。

我忽然又變成解字先生──「浪」這個字很妙,一邊是水,一邊是良,也就是說,浪不可怕,乃「良水」也;良心老師,更「良水」也!處於浪底之時,想著翻向浪尖之日;經歷浪尖之險,想著如何避免浪底之困。只要懂得駕馭大浪,就可以滑浪而過;滑板不會沉,人也不會亡。

時代總有正邪,甚麼是對時代有建設性的沙石?甚麼是阻礙時代前進的頑石?常人常理,天知地知。前者經得起時代的考驗,後者只會在時代的巨輪下夭亡!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