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探奇

教師園地 ■黃偉鴻

不經不覺,筆者負責安排大學「其他學習經歷」的課程活動,已踏入第八個年頭,也是該學位課程結構設定最後的一個運作學年。以往社區導賞的做法,通常是先定一個主題,即如:生死、醫療、宗教、經濟及社區發展等,然後規劃路線及設定會經過的景點。有時,出發前更會印製一些「路線圖」及「景點介紹」。但今年已是最後一次,於是心生一念,今次的社區導賞,一定要跟以往的有些不同,要來一次隨心隨意卻更真實的,地點就定在大家「以為很熟悉」的旺角。

由於疫情關係,能參與的同學祇有幾位,就在11月初的某個上午於朗豪坊集合。首先是花了十多分鐘的時間,跟同學陳述了當年朗豪坊及其背後大規模「重建」的故事。談了社會變遷的梗概後,就去了那裡鮮為人知的熟食檔及社區中心作簡單拜訪。

然後,轉到了旺角街市,讓同學體察該區市民日常生活之餘,更嘗試讓他們瞭解短短一條街內,為何竟然可以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經濟生態結構,並順道看一下昔日香港「前舖後居」的殘餘光景。

之後,眼前出現的,除了部分祇剩下「特色招牌」的舖位外,有幾十年歷史的街坊跌打舖,有各式各樣「事死如生」的港式祭品店,有街坊士多,有舊式理髮店,有雜貨舖、藥材舖、五金舖,還有標誌著昔日造船業的炮尖廠和彈簧製造。

然而,最意想不到的,卻是一座位於天橋底,用貨櫃搭成的清真寺。誤打誤撞之間,不單止找到了負責人,更獲得他的准許入內參觀。負責人的大方友善,改變了同學對巴基斯坦人及伊斯蘭教教徒的看法。而接待人從菲律賓天主教來港後改信伊斯蘭教的故事,則印證了以往香港文化的多元及包容。究竟,他們現在為甚麼會在香港生活的呢?

最後,向同學介紹了有六十多年歷史並即將結業的成昌錶行的所在地,就準備解散。臨別前,毋忘提醒同學平時要多留意香港的街道名稱及不同社區內各類型店舖間的生態關係,著他們思考今次所體驗的舊區生態,跟現時所謂「門禁社區」的差別!

願當日參與的同學,都能對香港多一分親切與認識,並擁有一份美好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