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議會 不會離開教育

立法焦點 ■ 葉建源

11月30日,是我8年議會生涯的最後一日。12月起,教育界與很多支持民主的香港市民一樣,在議會中再無代表。

民主派在議會守到最後,8月決定留下,但是中央出爾反爾,4位民主派議員本來可以留下又被踢走。能夠成為教育界代表是我的榮幸,也是重大的責任,但當議會佔三分一的「憲制否決權」底線都被打破,反映情況已變得極其惡劣,議會陣地無法守住。今屆的議員接連被DQ,民主派由最初的約30席,跌到現在的不足20。失去制衡,議會甚麼壞的決定都可以做得出,政府甚麼壞的政策都可以做得出,是完全可以預期的。

作為教育界代表,感受更深。回顧這8年多,也遇過看似無希望的時刻。首5年任期正值梁振英時期,政府毫不重視教育。面對熱衷旅遊多於教育的教育局局長,我們的訴求就如向大海吶喊,毫無回聲!然而我們一刻也沒有停過播種:一再呼籲改善班師比、調查合約教師情況、爭取幼師薪級表、關顧特殊教育的資源……逐漸形成的社會共識,終在新一屆政府初期開花結果。2017年的教師編制改善、教師學位化、大學研究經費增加、加強支援特殊及融合教育和幼師薪級表在望等等,絕非偶然。

可惜這樣的好景非常短暫。近一年,教育變成代罪羔羊,政府不肯承認自己施政錯誤的責任,將社會衝突歸咎教育,向教師、課程開刀。建制勢力更不斷抹黑一貫主張和平、堅守一國兩制的教協,說我們煽動暴力與港獨。我很感慨,老師隊伍非常努力,平日已承受巨大的工作壓力,至今再要被加上政治的鉗制和抹黑。自由空間被壓縮,今後教育界的處境將會極之困難。

雖然離開議會,但作為教協副會長,我仍會在其他平台繼續關注教育事務,例如通過上訴、司法覆核等,保護被壓迫的老師,與老師同行;另外現時的通識科、學校疑被旅行社侵吞遊學團費的事件等重要的教育議題,我仍會繼續努力跟進。

儘管前景艱困,但我們要不卑不亢,做教師一定要秉持專業良知,要說真話,不要給外在變化影響我們對教育和追求公義的熱忱。教育的本質是希望,堅持,就有希望,回顧歷史,黑暗總會過去。只要一直堅持專業、守住良知,繼續播種,當會能夠迎來遍野嬌豔的花苗。與大家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