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越來越遠,唯有放手」
專訪 最資深立法會議助 黃潔慧

本報記者

議員離開議會,議助也無奈離去。30年,如白馬過隙。「離開,未必再回來了。」作為最資深的議員助理黃潔慧,教育界議員的三朝元老,眼見社會敗壞,「這幾年立法會是一個好厭惡的環境,權力徹底腐敗,濫權和無理事件,每天都發生。議會工作是爭取公義和正義,我見到公義越離越遠,唯有放手。」

兩次離開心態大不同

議助是議員背後的軍師,協助司徒華、張文光和葉建源三位教育界議員,見證兩次離開立法會,心情迴然不同。

1997年的離開,她感到希望。當年,立法局議員落車,拒絕參與臨立會,她追隨張文光離開議助工作,「當年不傷感,大家很團結,覺得需要『落車』,不用解釋。」幾十萬人於6月30日與一眾議員道別,當時她有信心回來,一年後,民主派大勝,選民用選票令議員重回議會,載譽重來。今次的總辭,百感交集,心痛同路人的攻擊,無奈面對民主運動步入黑暗。

議助如同一面鏡

議員工作繁忙,「議助好像一面鏡,稱職的可以把市民的意見和訴求扼要而準確地折射給議員,為議員省時間,不把事情變焦、變形。」

昔日的議員地位較尊貴,政府較謙卑聆聽民意。「討論後,有機會改變,影響很多教育政策,如:小學全日制、小班教學。每一項政策都不是唾手可得,議員都要花時間與教協會員一起爭取。」

她與葉建源辦事處的同事處理不少個案,但因涉及私隱,很難公開。昔日可約見政府部門,解決問題。近年,政府與民主派關係疏離,已很難約見官員。

自2012年,梁振英上台後,政府變成鬥爭主導,她目睹昔日的議會文化土崩瓦解,主席台上台下變成鬥爭的場地,行政立法關係劍拔弩張,卻犧牲討論的空間。「立法會的職員抬走一個議員,匪夷所思,無想過立法會會抬走自己的老闆。議員是立法會老闆,而不是秘書處或立法會主席。」

為八仙嶺籌款

議助生涯,黃印象最深是1996年的八仙嶺大火,慘劇奪去5名師生生命。當日記憶猶新,她從新聞報道得知此事,立即致電張文光,他們火急趕往醫院探望傷者。醫院中遇上時任港督彭定康和民政事務署長李麗娟,討論如何善後。當時政府當機立斷,首先安撫家長情緒。

一個月後,教協和商台為受傷者籌款,她強忍著眼淚,訪問傷者和家長。當年激動的學生神情,她仍歷歷在目。一人之力,寫下特刊寄至學校籌款,為死傷師生盡一份力,最後教協和商台成功募集過千萬元。

事後,張文光多番奔走,改革《戶外活動指引》,改善活動的師生比例及通報機制。

離開一份30年的工作,黃萬份不捨得。泛民何時再有立法議助的工作,她無法預料。她只寄語: 「做好一個議助,一定同議員有共同政治信念。」

陶淵明詩中道: 「衣霑不足惜,但使願無違。」世途艱苦,仍要堅持良知,離開議會,但不能離開良知。

■ 張文光與其他立法局議員抗議臨時立法會

■ 香港第一次立法局選舉投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