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字飲水

雨澤心田 ■ 田方澤

走過艱苦的2019和2020年,朋友間常半帶嬉笑地,提醒「見字飲水」。去年幾個網上專頁,提醒大家「坐直 ∕飲水 ∕儲錢 ∕早 ∕運動」,聞說admin指本意只是良好習慣(飲水admin曾分享生腎石之痛),卻也提醒了大家在亂世中好好過活。自己獨愛「見字飲水」,一年下來確實也多飲了幾升,連林夕也在報紙專欄評為香港年度詞。

水總會令我聯想到不少事物。比如,中一時的第一課中文課,是「水的希望」。故事大概是,水希望衝出花瓶,花瓶卻嘲笑水不自量力、不願安於現狀。水經過寒冬鍛練,冷結成冰,衝破花瓶而出。後來又化成蒸氣、化成雲、化成雨、化成河水。文章讚美水不甘困於精緻的花瓶,也不願陪伴高雅的梅花,打破浮華,不顧一切,為理想奮鬥、積極主動、爭取自由。

花瓶被衝破、水改變形態,又使我想起《論語》說,「君子不器」。成大事者,不拘泥於個別專長,不作器物,要保持開放、敢於開拓。人常以此與老子「上善若水」並列,「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身段柔軟、海納百川。橫跨數千年後,遠在美國的李小龍說「be water」,「Empty your mind, be formless, shapeless, like water」,喻意不論武學或為人,要適應事物變化、必要時又要凝聚力量。竟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拘泥、求廣博、身段柔軟,是中國傳統智慧;奮鬥進取、追尋理想,是近代故事。合起一看,原來也是在今日香港社會和應時代的品格。在亂世中要堅持理想,但也要順應時勢、調整姿態,疾風知勁草。

今年大家獨愛廣東歌,Wyman寫了兩首情歌,最近一首歌名正是「多喝水」:「休息喝點水 再發力去追 ∕剩下汗血有用 先奮勇後退 ∕生命以後有著各種爭取 ∕若時辰未到明天去」。如果感到無力,還是韜光養晦,休息飲水,才能走得更遠。

另一首大家都聽過,「沿途在修理著熄了的曙光 ∕祝你在亂流下平安」。聞說無心插柳,無意暗指世事,卻和應大家心中所想,「絕望裡樂觀 ∕亦是個情操」。曙光可以修補,良知不可以無。如此世道,我開始勸勉朋友和學生,「食多條菜,飲多啖水」。Be water my friends,最緊要坐穩,祝大家新年順利,好人一生平安。


田方澤 教協副會長、中學通識老師。鑽研教學之外,更喜歡抽時間和學生談天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