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小學師訓不獲承認 教協認為港大責任最大

本報記者

本會接獲一名會員投訴,他於2014年入讀香港大學一個5年制的雙學士學位課程,校方稱畢業後符合資格任教中學及小學。及後,老師獲一所資助小學聘用為臨時助理小學學位教師(APSM),簽約前,他及校長分別再向港大查詢其資歷是否合資格入職APSM,獲確認後正式簽約。數個月後,教育局通知其學歷不符合入職APSM,要求追回全數約20萬元的薪金。本會認為,港大涉嫌誤導及行政失誤,應向老師賠償金錢和盡快讓其修畢小學師訓,讓老師的損失減至最少。

陳老師(化名)在2014年中學文憑試考獲良好的成績,希望大學畢業後任職教師,在考慮多個學位課程後,選擇香港大學教育學士及社會科學學士5年制雙學位課程,因為課程簡介列明畢業生可成為香港中學或小學的通識科、人文學科相關的學科及常識科教師。

入學簡介指可教小學常識科

2019年12月,陳老師於港大畢業,開始尋找教席。2020年2月初,他獲一所資助小學聘用,職位為APSM,合約期至7月底。簽約前,他及校長分別致電港大教育學院查詢其所持資歷是否獲認可小學師訓,入職APSM,學院亦再次確認課程合乎小學師訓資歷,更引述課程宣傳簡報證明修畢課程後可於小學任教常識科。

及至同年5月下旬,教育局薪金核實小組職員通知學校,陳老師所持的資歷未能直接入職APSM。學校補交兩封由港大教育學院發出的信件,其中一封6月4日發出(圖),指陳老師所持的雙學位加教師專業訓練資歷,同時適用於中學及小學,結論是他合資格任教中學及小學(is qualified to teach in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in Hong Kong)。

陳老師以為事件告一段落,合約也於7月屆滿,但期間教育局繼續指稱其資歷不能入職APSM,更要求學校交回全數約20萬元的薪金。他多次要求港大協助,發覺港大態度改變,暗指課程只有在中學師訓註冊,於是向本會求助。

感覺被騙要借錢還20萬

陳老師批評港大:「感覺是被騙,5年的學費已經20多萬,更要還20萬薪金,浪費金錢浪費時間,自己沒做錯,但不敢跟家人說,現時最壞打算,是借錢還20萬。」他要求教育學院盡快讓他入讀小學師訓課程,以滿足入職APSM資格,卻遭學院高層回覆指他們的課程很具競爭性(competitive),提議他另尋其他院校報讀。

港大教育學院回覆本會指,陳老師修畢的是香港認可的師訓課程,畢業生可成為中、小學教師。不過,由於2019/20學年起推行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該課程的畢業生不能以編制教師入職小學;唯學院一直堅稱畢業生合資格任教小學,竟指可於直資學校或在資助學校中以現金津貼支薪的教學職位任教。

「學院多次表示完成該課程後,可任教中、小學,但原來畢業生在專業資格上不能進入公營小學的基本編制職級。教育界說可任教小學,當然是指可以入職公營學校進入編制,而不是只限教直資、私校或國際學校,更不是只能在津校做代課、教學助理或合約老師。用5年時間讀一個雙學位課程,卻連基本編制都無法進入,這合理嗎?」一直協助陳老師的本會副會長葉建源指,「港大不願承認責任,令人難以接受!20 萬對於一個新畢業的教師自然無法負擔,而老師的職業前程更大受擊!」
教育局於2020年8月回覆本會的信指出,2019年3月曾以書面方式向港大查詢該學位所含的師資訓練,獲港大確認該學位只包含中學師訓。「原來港大早已得知不包括小學師訓,這是不是誤導?」

港大要向陳老師全數賠償

本會認為,全面學位化雖然實施,但港大不應將其當成政策轉變,令小學師訓不被認可的理由。因為該課程推出時,列明是中、小學適用,小學還特別註明是常識科。中學既然可直接入職學位教師(GM),小學也應可直接入職APSM。現在出現問題,無論是課程誤導,或者忘記在小學師訓註冊,港大也應承擔最大責任,最起碼要向陳老師全數賠償,更要盡快讓他免費入讀港大的小學師訓課程,並盡可能讓他獲得最大程度的豁免。

另外,教育局在事發3個多月後才發現問題,也是不能接受的。如該局在2019年3月已確認該學位只包含中學師訓,根本可盡快告知學校和老師,讓錯誤在短時間內可獲糾正。教育局一向不公布承認的小學及中學師訓資歷的名單,稱應直接向有關院校查詢。本會促請教育局公開相關名單讓公眾查閱,如有特別情況也可註明,以保障報讀者的知情權。

本會正協助陳老師向相關機構投訴,希望為老師尋求公道。另本會呼籲發生相關問題的老師聯絡我們,協助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