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科就算失去教席 仍堅持教育
「通識師訓生:我無後悔,入到課室我已經無乜輸了」

本報記者

通識殺科,師訓生快將一圓通識老師美夢,由一步之遙,變得遙不可及。末代的通識師訓生,前途未卜。失望,但不會絕望。面對失業的恐懼,紅線的壓迫,同學選擇面對。兩位通識師訓生(化名)Tony和陳同學仍堅持通識的初衷,不忘掉教育的心。

中四已立志當通識老師的Tony表示不後悔讀通識科師訓︰
「失去這份工(通識老師),只是失去教席,但不等於不可教書。」當不了中學老師,他曾考慮向小學求職,甚至做補習老師,繼續講課解惑,為學生「講5分鐘小故事」。

無奈接受殺科

得知楊潤雄公佈殺通識科的消息,陳同學用「灰暗」來形容,「大家就問點算,擔心失去工作,學校不續約,因為學位已經冇大用, 即刻會問大學那邊,可否多讀一個副修,或者轉科」,更有同學打算轉行,放棄當教師。

陳不滿成為政治犧牲品,「我聽到消息時,覺得不意外,上年的政治事件,知道政府會搵東西來祭旗。」他本來盤算仍有機會當幾年通識老師,可惜,決定來得太快。

Tony 回想突然得知消息,今天變成無奈,「第一句問是否真的?當時好混亂,大家未清楚發生甚麼事,目前討論群組已無動靜,無甚麼好說,只有分享一些通識生談前途的訪問。」

「前途已經無了,科目內容減一半,可能炒老師啦。」他仍想入課室,薪火相傳。相對教席,他只視為身外物,最擔心仍是學生。

「我是最後一代通識教師,我們接受了通識的幫助,學懂思考。如果有思考能力的人都不去學校教書,我擔心學生能否接受好的教育?」通識科對學生舉足輕重,鼓勵思考,「要自己去搵資料,去做fact check答問題,這是通識科的特色。」

通識教育初衷

Tony相信老師為學生授業解惑,決不退縮,「老師是一道門,比甚麼東西通過,可以教甚麼。」
前路難料,他盡力走入課室,當不成中學老師,他考慮先做教學助理,或者再進修成為小學老師,「總有方法,你要教書一定得,通識這一科就一定無,教書就OK。」

「如果入到課室,我已經無乜輸了。我不會因為紅線而甚麼都不教。我不會特別避開。如果不用坐監,我都不會害怕。」

留時難,去亦難。通識殺科,詳情尚未公布,如果科目被改頭換面,陳同學則選擇離去。「我未必繼續會教,殺科後,當這一課完全變成國民教育,初衷已經不同,不需要再繼續落去。我入行是促進公民社會,讓學生去了解公民社會的運作,但今次的行為與滅聲無異,做法是扼殺學生的思想,令學生成為政府想要的一類人。」

無悔當通識師訓生

兩位同學都受中學通識老師影響,投身通識教育。

陳同學憶述當年課堂中討論政制,老師從政府和民間角度分析立法會:「老師希望公民教育做得好,這想法影響到我,所以想入行做通識老師。」通識科教曉他思考,「支持一樣東西,反對意見都要知道,這科教懂我思考要有兩邊,這才是好的教育。」

Tony感謝中學遇到通識老師,因為通識,他多了解香港的歷史,令他中四已立定決心,踏上通識老師之路。而實習時間,他能走進教室,已經圓夢。

畢業後,未必能求職。陳同學堅持:「我無後悔,大學時候一直想做通識老師,但無奈係多一點,點解去到快做到通識老師時,政府要走來搗亂。當時我有教育文憑和社工碩士的取錄,覺得教師有意義一點。現在前途未卜,但見到校園的學生都是值得。」

「教育不只是得中學,做一個香港人教自己小朋友都得,教育不只是老師先做得,不是只是學校,不在學校的環境,都有方法從事教育。做補習社都是一個選擇,落堂為學生講五分鐘小故事。失去通識教師的工作,只是失去教席,不等於不可教書。」


> 通識之死在於太成功 「教大通識課程主任洪松勳:殺科是最錯的政治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