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之死在於太成功
「教大通識課程主任洪松勳:殺科是最錯的政治決定」

通識殺科,師訓生首當其衝。教大的通識PGDE課程或被迫結束,該科的統籌主任洪松勳博士笑言幫課程「善終」,「以前是幫通識科學位課程善終,想不到PGDE也是同樣命運,睇住佢無,最鍾意做通識的人,最後都要同通識科善終。」90年代初,洪於中學任教第一代的通識科,開始與通識結下不解之緣。

教大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的洪松勳研究教育30多年,是中國和香港歷史的專家,他眼中引入通識科的新高中課程,是史上難得成功的教育改革,而殺科卻是「最錯的政治決定」,「我從來不覺得教育有發生文化大革命,現在是搞階級鬥爭,願意順從政府的階級,與提出反對意見的公共知識分子,這階級鬥爭是刻意選擇,漠視教師專業。」

殺科決定混亂

通識之死在於太成功,科目的學習法是「反洗腦策略, 自主建構學習,學生自主學習,再加上批判思考。」教曉學生思考,卻不討好權力。

洪指出早在2019年5月,親建制的報章已頭條報道要「全方位進佔教育基地」,而學者Stephen J Ball指出教育有三個重要的範疇,分別為課程、教學法和考試評估。政府亦按此改造教育,課程上,政府先謀殺通識科,教學法則要求學生去大陸考察交流,並於上年借文憑試歷史科試題興風作浪,介入考評局的專業。將來可能插手教師培訓,要求教師按同一模式去思考,令學術自由岌岌可危。

他形容殺科決定已下,但科目前途仍未可知。「通識改革是不會成功,這是垃圾的改革。目前仍沒有具體內容,我估計教局不能拿出具體內容,只能刪去敏感的議題,盡量刪減課程,或者如評論所言加入STEM。 」

他認為殺科「行動好倉卒」,估計今年9月,甚至下年,取代通識的新科目仍未能完成修訂,「看通識課程組,都請不夠人」(記者查證發現,教育局的通識教育組仍有空缺)。在人手不足下,如何能趕及制定新課程,還要處理教科書編寫和送審問題,更遑論完成教師培訓。

為通識師訓生前途張羅

通識科由天之驕子,每年300多人排隊報讀面試PGDE,只揀選十多人,至今殺科,他不無感歎。
殺科太突然,他努力為就讀中的師訓生張羅,初步容許他們旁聽其他課堂,再頒發專業進修證書,為學生增值。新學年,他寄語校長考慮聘請通識師訓畢業生,給他們一個機會。

教育面對政權巨大的壓力,他鼓勵大家要「沉著應戰」,「事件未完,當權者怎樣去操弄教師專業,我放長雙眼去睇。」他相信「洗腦教育」不會成功,「如果當權者恐懼挑戰,最應該殺校,唔好辦教育。」


> 殺科就算失去教席 仍堅持教育 「通識師訓生:我無後悔,入到課室我已經無乜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