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該做的事

偉華茶座 ■ 馮偉華

教育界正面臨前所未見的嚴峻處境,香港社會也步入寒冬,我們過去擁有的自由被剝奪,法治不斷被蠶食,各種制度也逐漸崩壞,政治空間大幅收窄,社會嚴重撕裂,問題叢生,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可以怎樣面對?如何自處?該做甚麼?又不該做甚麼呢?

過去一年多,不少同工遭到匿名投訴,教育局以不公義的手法處置,數以十計的同工被無理地裁定為專業失德,兩名同工更被取消了教師註冊,教協正全力支援他們,以法律途徑討回公道。面對打壓,大家要敢於發聲,抵抗以言入罪,協助捍衛同工應有的權利,以免同工含冤受屈;力所能及,可以捐錢支持我們的教師訴訟基金,協助同工應付龐大的法律開支。

建制派不斷以言入罪,針對教師,製造寒蟬效應,企圖令教師噤聲。在惡劣的環境之下,我們當然要小心保護好自己,但該說的仍然要說,該做的仍然要做,面對不公義,我們不能逆來順受,更不能習慣,要敢於據理力爭,互相守望,對受打壓者要施以援手,以團結的力量抵抗打壓,不然只會節節後退,失去作為教育工作者應有的尊嚴。

另一方面,建制派又不斷為政府的管治失誤尋找代罪羔羊,因此諉過教育界,說教育出了大問題,引致年輕人走向激進,卻從來沒有提出具體的證據,林鄭更妄言通識科打從第一天已開始出錯,完全漠視推行通識科乃教育界的共識,亦無視同工多年的努力和貢獻。她以極其粗暴的手法謀殺通識科,否定專業的判斷,政治操作凌駕專業,對教育造成極大打擊。面對無理干預,我們要守好各自的工作崗位,不要輕言妥協,萬眾一心,守護專業,以免教育淪為洗腦工具。應以專業判斷抗衡政治干預,不要讓自己成為洗腦教育的幫兇。

在逆境當中,個人實在不易抵擋洪流,單獨面對並不容易,此時群體的互相支持,共同守護更顯得重要。不要心存僥倖,以為能獨善其身,明哲就能保身,須知覆巢之下無完卵,此時更要參與組織,壯大團結不分化,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以集體保護個人,以組織守護專業,才有望能守穩教育。


馮偉華 教協會長,司徒華教育基金管理委員會委員,香港大學哲學博士,香港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高級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