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保護幼苗初心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最近又有一批中文大學的學生被捕,包括學生會的負責人。跟著,又出現一連串批評和指責學生「暴力」的聲音,其中一些來自以前的校友,包括已參加警隊的師兄。本文不是談論具體的事件,我只是看見這種情況而深有感受,慨嘆教育與社會現實的碰撞,往往激出令人暈眩的火花。

上述兩批人士,在不同時期進入中大,雖然環境和時空不盡相同,但都在中文大學的校訓和氛圍下成長。中大的校訓是「博文約禮」,源於孔子《論語》;知識深廣謂之博文,遵守禮儀謂之約禮,德智並重也。

相信沒有人反對這類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宏觀教誨,但怎樣演繹,則是同檯吃飯,各自修行了。可哀的是,在現實生活中,卻有很多元素影響著各自的演繹;現實的環境還會重新鑄造不同的人。這個「二次塑造」的過程,往往把讀書時期的初心溶化、消磨,拋於腦後,並逐漸變成一種規律。

所以,中大出了走在前線、捍衛民主自由的抗爭者,也有當上警隊高層的校友。不過,即使是成為警隊領導層的中大校友,也有不同的取向;現任警務處長鄧炳強和前警務處長李明逵都是中大校友。他們所處的時勢不同,作出的選擇也不同了。我無意褒貶,就讓各自思考,這是殊途同歸?還是分道揚鑣?

我想說的是,既然社會現實可能扭曲教育的初心,那就必須在鞏固初心方面多下苦功;尤其是為莘莘學子建立初心的育苗時刻,更必須讓它根深蒂固,枝榮葉茂,才可以避免現實中的風雨交加。

所以,我當中學教師的時候,爭取不少時間,搜集古今中外的人物和史實,講解學習的目標、做人的原則,以及長遠的責任。在大學教授傳播學時,我首先介紹的是傳媒道德、操守和使命感,其後才講授採訪和寫作技巧。這個育苗和護土的過程,必不可少!

後來我更發覺,在育苗的過程中,就要不斷增加養料,施肥,澆水,除蟲,土壤才能繼續滋潤,優化和保質;幼苗的初心不變,日後才能強榦壯枝。

噢!原來育苗是一個講求深度、廣度、不受時空限制的永恆使命,豈容稍懈?從幼稚園、小學到中學,老師就是最可愛和可敬的園丁!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