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議會之後

東籬下 ■ 葉建源

大家好!去年11月底辭去立法會議員之後,辦事處每個月寄給會員的電郵、《教協報》的「立法焦點」欄目,都停止了。但我說過,離開立法會,但不離開教育界。今天,我以新的形式與各位見面。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只是一種嚮往。現實中沒有東籬,也無菊可採;推開窗只見建築物,不見南山,但願還可以心境悠然。感謝不少朋友和會員的問候,離開立法會之後的生活很簡單:忙於執拾。首先是八年來積累的、堆滿議員辦事處的大量文件和物品,丟的丟,送的送,還剩下一大堆。其中二十箱送返家裡,用了一整個月的時間,還沒執拾停當……不過,執拾物品也是一個有趣的過程,會不斷勾起一個又一個回憶片段,尤其是一些「遠古」的事情,本已遺忘了,但眼前卻又「證據確鑿」,不得不承認人腦記憶其實並不可靠。

也有朋友關心議員辦事處的助理們的去向。坦白說,這也是我們離職時最擔心的問題,因為近二十位民主派議員集體請辭,就意味著近二百位議員助理馬上失業。雖然助理們入職時都明白這份職業與議員的任期捆綁在一起,但這麼多人一起找新工作,也實在不容易啊!我的七位助理各有各的計劃,多數都已有新的發展,我謹代表他們感謝各位的關心。

除了執拾之外,還有一點空閒,便做一點過去少做的運動,和讀一點書。許多年來,忙於事務,冷落了書櫃裡的藏書,即使讀也往往只是與眼前事務相關的書。如今,拍一拍書背的塵埃,斟一杯熱茶,便一頭鑽進去,重拾書本的樂趣。最近讀秦漢之間的歷史,鑑古思今,很有意思。

與教協會務相關的事情,仍是會繼續跟進的。我說過,離開立法會,但沒有離開教育界。執筆之日,死因庭剛就李東海小學墮樓案作了判決,還林老師一個公道;前幾天與律師團隊開了網上會議,商議「釘牌」上訴案的推展;一位老師任教小學的資格不獲承認,教學半年後,竟被教育局追討全部二十萬元薪金;還有遊學團問題,昨天仍在與一位旅議會的朋友商討……面對教育界目前艱難的情況,大家都要有韌力,我會與各位一起,堅定同行。

過幾天,我又會在教協會所為大家寫揮春。在這裡先預祝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萬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