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詢欠誠意 形同殺通識
教協初步回應教育局就「重新冠名科目」課程簡介及諮詢

新聞稿

2021年2月4日

1. 教育局日前(2月2日)發出通函,為修訂四個核心科目進行諮詢,當中最受注目的是通識科,因這是政府去年底宣布大幅刪改通識科後,就「重新冠名科目」(新科目)正式發出諮詢文件。新科目課程擬設三主題,包括 (一)「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二) 改革開放以來的國家及 (三) 互聯相依的當代世界,31個學習重點中,20個涉及國家發展、貢獻或中華文化,強調中國與香港之間的關係及國家對內對外的正面影響。新課程又取消獨立專題研究 (IES),增加內地考察,並將總課時由250小時減至130-150小時。

2. 綜觀諮詢文件,新科目刪減了大部分通識科原有的課程,新增內容只聚焦國家的正面發展及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角色,難免讓人質疑是政治干預課程。教協贊成讓學生全面認識國家的最新發展,但反對單一灌輸學生正面資訊,迴避討論國家的不足及政府的過失,否則只會窒礙學生了解國家的真實情況,亦無助於社會的進步。新科目修訂方向爭議仍大,但這份諮詢問卷只以學校為單位,並只設兩場教師參與的諮詢會,而且問卷的前設是同意修訂方向,沒有開放給教師/學校表達反對聲音,是毫無誠意的「假諮詢」。

諮詢方法

諮詢有前設:方案不容異議

3. 教育局就新科目發出的諮詢問卷,只以其一鎚定音的方案為前提,詢問學校實際操作的意見,未有讓學校就方案本身提出異議,是有形無實的假諮詢。以新的評估架構改為「達標/不達標」兩級為例,諮詢問題只讓學校回答這個改動是否有助減輕學生壓力。但考慮科目的評估架構,絕不是以學生壓力為唯一考量,當局引導學校認同簡化評級能減輕學生壓力,從而製造學校認同簡化評級的假象。這種問卷設計不但有誤導之嫌,更由於沒有提供反對的選項,難以如實反映學校意見,因為根據教協早前的通識科調查,多達八成受訪教師認為應撤回改動方案,可是現時的諮詢內容卻排除了教師的反對意見。

諮詢層面狹窄:前線教師表達渠道不足

4. 當局只是以學校為單位,每校回收一份諮詢問卷,並不能反映前線教師意見。至於當局舉辦兩場給予教師的課程簡介會,每場達八百人,這樣大型的簡介會可讓教師發言的時間和機會根本是少之又少,可見當局根本無意諮詢,對前線教師在這段期間就新課程提出的憂慮充耳不聞。

課程及考評修訂內容

只重國家正面資訊  不利培養明辨思維

5. 教育局提出刪減一半課時及課程,但根據諮詢文件,大部分原有的通識課程都被刪減,而「今日香港」及「當代中國」的課程內容經改動後,只集中討論國家的正面發展和成就,香港的部分則局限於一國兩制下的角色,完全刪走有關香港生活質素、個人在不同社群的角色、作為香港居民的身份認同,以及參與社會與政治事務等內容。這些議題與學生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不論是從房屋、保育、教育等角度探討民生議題,對學生都是最切身的公民教育。刪走這些部分,將令學生難以多角度和全面地認識社會,更無助培養學生批判能力、獨立思考及建立身份認同。新科目的宗旨列明以培養學生明辨慎思的能力為目標,但課程內容只偏重國家的正面資訊,例如只關注香港參與國家事務的貢獻及受惠,卻不談問題和挑戰,剝奪學生多角度討論的機會,倒退成背誦國家成就及貢獻。刪減後的課程,已令通識科訓練學生獨立思考、批判思維、探究社會民生議題的原意盡失,改為單向的政治灌輸,形同謀殺通識科。

迴避民生議題  刪去社會及政治參與

6. 新科目同時刪去「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而「全球化」、「公共衛生」及「能源科技與環境」均被壓縮至新課程框架下的主題三,甚至提出主題三的某些課題按逐年輪換的方式作為公開評核的範圍,整個課程設計欠缺學理基礎。當局提倡加強學生的知識基礎,固然有利他們提出具建設性的看法。但現推出的課程並非以擴闊學生知識為目標,反而偏頗地限制學生的學習範圍,由過往關注個人、家庭、社會、國家、國際層面,收窄至只著重國家層面的議題。過往有關國際合作、紛爭和危機的部分被刪去,學生將無法全面認識及了解國際關係、香港在國際社會扮演的角色,以及不同國家及持份者之間的利益衝突等等,令課堂上討論爭議性議題的機會大減,而事實上新課程已不提批判思考,加上刪去社會及政治事務參與的部分,與培養學生成為負責公民的課程宗旨已背道而馳。

評核降級無助思辨  高階思維題目被刪

7. 諮詢文件亦提出新科目的評核模式,將原有兩卷改為一卷,包括甲部短題目/多項選擇題,佔30%,及乙部資料回應題,佔70%。通識科過往以資料回應題及延伸回應題,考核學生的思辨能力,但是新的評核模式卻倒退至以短題目/多項選擇題,考核學生對知識和概念的基本理解。當局提供的樣本試題(甲部),要求學生解釋甚麼是「可持續發展」,又以多項選擇題詢問香港的政治體制,但這些基本知識本已涵蓋在現有通識科長問題的考核當中,根本不應將問答題「降級」為多項選項題。教育界向來反對通識科以多項選擇題作為考核模式,因為這科著重對不同議題進行評鑑和討論,而多項選擇題沒有空間讓學生闡述自己的看法,變相要求學生背誦官方定於一專的標準答案,而且佔分達三成,評分比重相當高。

8. 與此同時,試卷不再重視學生展現個人看法和分析能力。過往通識科的資料回應題有機會問及學生的個人意見和立場,但從樣本試題(乙部)的題目可見,兩條問題都只是要求學生按資料提供的內容回答。而延伸回應題更不被納入評核模式,本來考核學生是否能夠闡釋個人意見的題目被刪去,對高階思維的要求下降。雖然問卷仍有問及「延伸回應題」是否可以包括在評估架構之內,但是當局建議的考核模式已經合併為一卷,只設短問題/多項選擇題及資料回應題,問卷明顯是「假諮詢」。當整個課程設計不鼓勵學生展現個人判斷和識見,將更難以達到培養理性和獨立思考的課程目標。

內地考察自由參與成疑

9. 當局早前表示不會強制學生參與內地考察,但諮詢文件規劃了十小時的學習時數為考察作準備。有意見認為內地考察被納入課時,學生便難有選擇自由,也有擔心考察的工作量反變學生的壓力來源。雖然內地考察不計入公開考試成績,但仍有可能影響校內成績及學生學習概覽,甚至變成畢業要求,變相強制學生參與。對學校而言,每年須安排整級學生離港考察,工作量及操作上的困難亦不容小覷。

教協將進行全面調查  專業意見不被滅聲

10. 諮詢文件除了諮詢四個核心科目,亦問及有關學校層面的課程規劃。有校長反映通識科變動如此大,且有機會影響其他選修科的安排,最終仍待政府正式拍板,現階段根本不可能回答人手規劃或擬定中四選科等安排,當局若堅持今年9月匆忙落實,學校勢必面對極大困難。此外,也有校長表示,問卷要求學校為是次優化措施的益處排序,認為問題偏頗未能反映學校的正反意見。

11. 教協支持簡化高中課程,釋放學生空間,但是次刪減核心科目的課時,特別是通識科課時被刪減一半,卻有建議學生增修一個選修科,能否真正減輕學生壓力成效存疑。由於中學課程改動,不僅影響萬千學生的升學前途,對個人和整體社會發展都至關重要,必須透過全面而專業的討論作出審慎的決定。面對教育局是次一鎚定音下的假諮詢,已難期望可真實反映前線同工的意見。為此,教協將進行中學校長及四個核心科目的教師問卷調查,讓教育界有渠道真正表達專業意見,在教育局無誠意諮詢之外不致被滅聲。

12. 通識科的宗旨是培養有識見、有獨立思考的世界公民,讓每位學生在面對個人、社會、國家,以至全球的議題時,都有能力理解、批判和分析,並且以尊重和負責任的態度應對。這些理念,新課程都有提及但實際的課程改動建議,只集中在對國家及一國兩制的正面認知,刪去本港的民生議題、社會與政治參與及國際議題的部分。在新改動下,學生對國民身份的認同感是建基於單一角度的資訊,但是學生是否能夠全面認識國家成疑。教協憂慮,學生在新課程下沒有足夠的知識基礎,去思考如何履行自己的公民責任。當局是次推出的課程文件聲稱仍然重視學生「成為對社會、國家和世界有認識和負責任的公民」,教協期望課程改動能真正回應以上宗旨,不要淪為自欺欺人的空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