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偉華:向台灣取經

上月底我和另外九位教協理事到台灣考察,並拜訪了不同的教育組織交流經驗。在五天的訪問中,我們拜會了全國教師工會聯合會、教育部、宜蘭縣教育處和宜蘭教師工會,並探訪了一所職業學校、一間提供融合教育的小學暨幼稚園、一間高中和一所體驗農場。

從前是他們到香港取經

這次考察交流讓我有不少反思,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當地的融合教育。台灣鼓勵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在一般學校就讀,並有完善的法例保障他們接受教育的權利,確保各有關方面提供充足的配套和資源,支援特教生的學習,成效很大。反觀香港,法例保障和資源配套皆不足,令融合教育有名無實,無論學生、家長和教師,都叫苦連天。在訪問過程中,台灣同工也不諱言,十多年前他們到香港考察特殊教育取經,但現在香港特殊教育卻無寸進,融合教育更遠遠落後於他們,實在令人感慨!

香港職業教育萎縮

台灣在職業教育方面也做得出色,雖然台灣的學生,與香港學生一樣,都希望爭入主流中學,然後升讀大學,但台灣政府會為有不同興趣和能力的學童提供多元的職業訓練,讓他們有一技傍身,成績較佳者亦不乏升學機會,既可選讀科技型大學,亦可升讀一般大學。反觀我們,新高中學制落實後,逼使大部分學生只可讀文法中學,職業教育大幅萎縮,似有若無,學生無可選擇,即使可選讀職訓課程,但卻缺乏升學出路,難怪學生和家長會看低職業教育。另一邊廂,大專學額雖多,但科目選擇卻愈來愈窄,除非能入讀名牌大學資助課程,不然出路也不如想像中理想。

門外漢主管教育

我們探訪官方的教育部,負責接待的是教育部第二把手政務次長林思伶博士,她出身教育界,曾任大學教授、副校長和校長,對教育政策有長期研究。探訪期間,我們提出了不同範疇的問題,她都能具體而準確地作答,除了反映出她準備充足之外,也可見她十分之熟悉教育,掌管教育的主事人,該當如是。反觀我們,主管教育的卻是名門外漢,兼且投入不足,只懂不停外訪享受人家的讚美,對推動本地教育卻一事無成!

(作者為教協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