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方澤:無懼世事變改,還是愈來愈難愛?

電視劇主題曲唱「無懼世事變改,還是愈難愈愛」,成為網絡潮語,學生琅琅上口。我常想身邊教育界同工,不是愈難愈愛的浪漫,而是愈來愈難愛了。當然不是人人都以婚戀成家為幸福,不過多聽想結識伴侶的同工埋怨,都感困苦。

在這滿是性別定型的世代,年長男同事尚可自嘲當王老五,或笑言應多與新入職女同事溝通溝通。可惜認識不少幹練溫柔的女同工,步入而立以至不惑之年,仍孤形隻影,更被頑劣學生嘲諷為剩女。教師苦於難結識伴侶的問題,在各網上論壇屢見不鮮,甚至曾有業界團體為同工舉辦Speed Dating活動,都知當中苦況。

工作環境難結識異性、超時工作嚴重,都令同工們選擇放棄家庭生活。偶爾晚上八、九時路過一些學校,總看見仍有幾室燈火。誨人不倦,卻犧牲幸福。除了伴侶,甚至家庭、子女、健康。我們總是照顧他人的子女,卻放棄成就自己。

間或想起,十年前讀預科時參加一次教統局主辦的全港學生北京交流團,隨隊的老師在十天的活動裡與鄰組的女老師多有來往,後來據說拍拖了,只是事後沒有再與老師和同學聯絡,也不知有沒有開花結果。所以我常建議同工多參加不同的交流活動,既增廣見聞,也多識朋友,於事業和私生活上都可能甚有裨益。「教得健康、活得精彩」,自然是我們所希冀的,如果教得神傷,也活得寂寞,不只對於教師,對於學生也沒有益處。惆悵至斯,只是食肉者鄙,亦不如斯考慮矣。只願天下同工終得眷屬。

(作者為教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