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對2021/22年度財政預算案表示失望
教育政策改善全數落空 教育經常開支比例創五年新低

2021年2月24日

教育經常開支比例 連續5年創回歸新低

1. 財政司司長發表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強調本港經濟還未走出衰退,財政赤字升至歷來最高,預告了公共開支會趨向保守、惠民措施亦會減少。面對疫情本港經濟雖處逆境,但有利條件是坐擁龐大的財政儲備,截至去年11月底止,本港財政儲備仍達8,419億元,尚未計算外匯儲備資產,而教育作為社會一項重要投資,要穩定及持續發展,政府不能吝嗇對教育的持續投資,特別是教育界急待改善的項目。新一份《財政預算案》的教育開支相對其他範疇較為吝嗇,一些教育界需投放資源的項目亦未有著墨,教協對此表示失望。

2. 政府一直說重視教育,但綜觀過去5年的整體教育撥款,教育經常開支由802億元增至1007億元,增幅為5%,然而同期政府整體經常開支增長卻有43.1%,教育範疇的增長相形失色。而教育經常開支佔政府經常開支的比例,更連年下降,由2017/18年度的22.2%下降至上年度的20.6%,本年度再下降至19.5%,連續5年創回歸以來的新低。目前教育經常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GDP)約3.5%,教協要求政府逐步提升至4%以上,長遠邁向發達地區的5%水平。

政府承諾仍未兌現 政策改善繼續落空

3. 今年《財政預算案》是連續第二年沒有專門章節闡述教育,而且對教育界的重大訴求是零回應。預算案中最大的教育投資項目主要與創科有關,例如每年注資創新及科技基金5億元、創科行業短期實習計劃恆常化等,至於中小學的具體措施,中學主要只有為文憑試考生代繳考試費、小學則撥款約2億元將一個名為「奇趣IT識多啲」的課外活動計劃推展至小學,皆與教育政策改善無關,幼稚園更是完全落空。教育界對今次《財政預算案》非常失望,尤其是一些長期的訴求,即使曾獲政府承諾的項目,在預算案全食白果。

  • 政綱承諾的幼師薪級表繼續走數

林鄭月娥曾向幼教界承諾為幼師制訂薪級表,這對提升幼師專業地位及維持幼教界健康發展十分重要。林鄭政府任期已近尾聲,但本年財政預算案仍隻字不提,幼教界極度失望,恐進一步推高幼師流失。政府應盡快公布薪級表的可行方案及進行諮詢,及早計劃財政資源,盡快重設與 MPS 掛鈎的強制薪級表,全額資助幼師薪酬,保障幼師專業年資。

  • 中小學及特殊學校人事編制和薪酬架構改善成疑

公營中小學教席雖已全面學位化,教協多次要求政府盡快將改善小學中層管理人手及理順校長及副校長薪酬的議程提交立法會財委會審批,包括增加小學中層職位的數目,以理順學校的人事安排,及讓中層管理的教師可獲合理的職級待遇;同時改善小學及特殊學校的校長、副校長、主任和教師職系的編制和薪酬架構,以符合其職位和工作性質。但今年財政預算仍未公布落實,教協對此表示極度失望,要求當局盡快落實政策。

但與此同時,教協發現今年《財政預算案》綱領註明的留意事項中,小學及特殊學校分別只列出「尋求改善公營小學中層管理人手」,及「尋求改善設有小學部的特殊學校的中層管理人手」,刪走了去年財政預算案綱領列明的「理順公營小學校長和副校長的薪酬」及「理順公營特殊學校小學部副校長的薪酬」兩項,教協對此表示極度關注,因同工會憂慮政策改善是否胎死腹中,教協要求教育局作出澄清。

  • 人口波動恐現縮班潮,盡快籌謀穩定學校

升小人口下降,而部分地區升中人數仍未回穩,加上移民潮及學生負笈海外增加,影響地區學額供求,或引發縮班危機,政府若不及早籌謀將為全港學校帶來極大的震盪。小學應盡快全面落實小班教學,如學校收生減少而須減班,應下調至20人一班為計算基礎,另應下調小一開班線至13人,並保留超額教師至人口全面回穩。中學應維持區本減派,在收生困難地區下調中一開班線至20人,保留超額教師,並把握時機開展中學小班教學。

因應跨境生未能回港復課,教育局應特事特辦,凍結開班數目,並在未全面恢復正常通關前彈性處理「點人數」的安排,以應付疫情的特殊情況。

  • 持續改善班師比例,解決合約教師困境

人手不足,教師壓力居高不下。目前教師編制遠遠追不上學校實際需要,而編制不足,學校只能聘請大量短期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應付工作需要,缺乏專業前景及保障。政府雖於2017年增加中小學班師比例0.1,但絕不足以解決問題。教協要求政府持續增加班師比,直至達到目標的小學1:1.8,初中1:2,高中1:2.3的水平,讓學校有充足的教學人手,保障教學質素。同時讓更多優秀合約教師能夠轉任常額,獲得平等的專業發展機會。

其他改善項目

  • 為學校提供疫情下的財政支援:疫情反覆,不少全日制、長全日制幼稚園及幼兒中心出現退學潮,當局須密切關注幼教的營運情況,並承諾疫情未完結前為非面授課堂提供支援,包括學費津貼等。為中⼩學、幼稚園及特殊學校定期提供防疫津貼,加強消毒工作及購買防疫物資;並加強視像學習的配套和支援。

幼兒教育

  • 調高幼教的基本資助額,落實真正免費幼兒教育;全額資助全日及長全日制幼稚園,加強支援幼兒中心,讓各類型幼稚園均可合理營運並有空間改善質素。
  • 改善幼稚園教師人手,減省不必要的行政工作,增加行政人員。
  • 增設融合教育及課程發展主任;改善校長職級。
  • 為幼師病假提供代課津貼,以免學校因人手緊絀,令部分幼師有病也不敢請假。
  • 改善幼稚園軟硬件設備,包括規劃幼稚園校舍用地,以減低學校租金的營運壓力,及增設校本發展津貼,協助學校因應課程需要改善教材及設施。
  • 幼稚園社工先導計劃應予恒常化,並優化計劃,例如學生人數多,或特殊需要學生人數偏多的學校,均應獲配置一名駐校社工;長遠應以一校一社工為目標。
  • 加快幼師學位化,提供專項撥款支援及鼓勵幼師自發提升學歷。

中小學及特殊教育

  • 全面落實提升中小學SENCo職級,確立統籌職能;加強特教師資培訓,例如恢復兩年制特殊教育教師在職訓練課程。
  • 落實小學「一加一」輔導服務,設常額社工及SGT各一名,並保留原有輔導人員。
  • 重啟學校改善工程,盡快為設施不符標準的學校,提供必需的重建或改建工程;落實全面檢討及提升校舍設施的時間表,並確保校舍標準與時並進。
  • 改善特殊學校班額,特別是多年未有檢討班額的中度/嚴重智障、肢體傷殘及聽障學童的學校;並理順校內專業人員的編制。
  • 增加智障人士宿舍名額以縮減輪候時間,並為目前仍在輪候的家庭提供即時支援。
  • 支援少數族裔學童的教育,開設「中文作為第二語言」課程,並檢討對取錄非華語學生的學校的資助。
  • 設立常額資訊科技統籌員,現時相關津貼則至少調整至一名學位教師/助理小學學位教師的中位數,以吸納優秀人才。
  • 支援職業高中及職業教育發展。
  • 推動教師帶薪進修,持續發展教育專業。
  • 恢復實報實銷代課教師津貼,妥善處理教師病假安排;在此之前,應加現有的整合教師代課津貼金額至合理水平,並要求學校不能過度累積相關津貼。

專上教育

  • 增加撥款,提升專上院校教師實任制的比例,改善合約和流浪教師的待遇。
  • 檢討大專學生資助政策,減輕學生升學壓力。
  • 關注自資教育的未來發展,為自資院校提供一筆過資助,促進自資院校提升質素。
  • 檢討自資學位課程及資助學位課程學額的比例,確保學生可以接受優質的學位教育。
  • 檢討「內地大學升學資助計劃」,並擴展至資助到台灣升學的香港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