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公布「高中核心科目修訂建議」問卷調查結果
逾八成通識教師反對大幅刪改課程內容及課時 教協促局方撤回方案

新聞稿 2021年3月1日

教育局上月(2月2日)就「高中核心科目修訂建議」向學校發出調查問卷,教協認為局方以每校填寫一份問卷的方式作諮詢,沒有收集前線教師的意見,而且問卷以同意修訂方向為前設,表達不同意見的空間非常有限。因此,教協上月向中學會員發出問卷,諮詢前線教師對高中核心科目修訂的意見,共收回過千個回覆。結果反映教師對是次修訂存在不少質疑,有逾八成(82.2%)教師認為局方諮詢無法反映前線教師意見,亦有逾八成(82.8%)教師表示沒有充分時間準備落實新課程,八成(84.3%)受訪通識教師反對大幅刪改課程內容及課時。教協認為,所有課程改動均需經過教育界的專業討論,促局方撤回修訂方案,認真尊重前線教師的專業意見,重新進行諮詢。

 

局方「一校一問卷」無法反映前線教師意見 9月落實修訂操之過急

教協向四個核心科目的前線教師進行調查,發現有逾八成(82.8%)受訪教師,表示認為局方以「一校一問卷」就核心科目的修訂進行諮詢的方式不能充分反映前線教師的意見。此外,局方的修訂建議涉及多項工作,包括人手編配、教師培訓、教材準備等,有逾八成(82.8%)受訪教師表示沒有足夠時間準備,在今年9月落實新課程。總括而言,四科教師均傾向不同意目前建議的新安排,更有九成(93.8%)通識科老師表明不同意。

九成通識教師反對修訂 教協促局方撤回方案

是次調查有273位通識教師回應,當中近九成(88.3%)教師表示不同意新課程是依據通識科的框架而建立。就各項具體修訂,八成(84.3%)受訪通識科教師不同意「重整及刪減一半課時及內容」,超過五成(54.6%)教師更表示非常不同意。此外,超過八成(88.6%)教師反對通識科公開試評分方式改為只設「達標」與「不達標」。教協認為調查反映通識教師的意向清晰,局方應尊重前線教師的專業意見,撤回修訂方案。

四科教師對修訂存有不少質疑 教協促局方正視教育界意見

從是次調查可見,四個核心科目的教師對科目的變動存在不少質疑甚至反對意見,當中尤以通識科的改動爭議最大。然而,在局方的諮詢方式下恐怕無法如實反映。教協將向當局提交調查結果,促請當局正視教育界的聲音,撤回方案並重新作專業的諮詢。


 

「高中核心科目修訂建議」問卷調查結果

一、調查背景

教育局於上月﹝2月2日﹞向學校發出通函,提出高中四個核心科目的修訂建議,並向學校發出題為「優化高中四個核心科目──為學生創造空間和照顧學生多樣性」的調查問卷,諮詢為期一個月。當局指已接納了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的建議,以為學生創造空間及照顧學生多樣性為目標,釋放核心科目的課時。但當局同時加入了不少專責小組從未討論且極具爭議的修訂,而教育局調查問卷存在兩項缺失,一是問卷以學校為單位,每校填寫一份,沒有收集前線教師的專業意見,另一是問卷題目皆以同意修訂為前設,表達不同意見的空間非常有限。為了更全面地反映教師的聲音,教協就課程修訂發出四份問卷,分別諮詢中文科、英文科、數學科及通識科前線教師的專業意見。

二、調查方法

是次問卷調查於2月11日至2月27日進行,透過電郵分別向四個科目的任教老師發出問卷,四份問卷共收回 1,042個有效回覆,當中包括272位中文科教師、212位英文科教師、285位數學科教師及273位通識科教師。問卷內容分為兩部分,首部分是問教師關於這次課程檢討的目標及諮詢方法等整體意見,另一部分是分別就四個核心科目的課程及考評修訂了解該科教師的看法。

三、調查結果

第一部分:整體意見

課程目標:方案未能為師生創造空間

當局本想透過新課程安排釋放課時[1],減輕師生的負擔,並讓學生能夠有空間找到更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案,建議包括:增修一科甲類選修科目、參與其他學習經歷或生涯規劃活動等等。但調查結果顯示,七成英文科和數學科老師認為修訂建議未能釋放課時,而中文科亦有約五成;整體而言,中英數教師更認為,新安排未能達到為師生創造空間和照顧學生多樣性的目標。而通識科由於建議刪去一半內容,因此在整體意見中沒有問及有關以上課程目標的意見。

諮詢方法:未能充分反映前線教師意見

在受訪的四科核心科目教師中,平均逾八成(82.2%)認為是次諮詢方式(每校一問卷)不能夠充分反映前線教師的意見。其中,通識科刪改非常大,但該科教師認為當局舉辦的簡介會未能清楚解釋新課程的改動(75.1%),及未能給予教師表達意見的機會(81%)。通識科教師建議當局公開諮詢前線教師(97.4%)、學生(73.3%)、專上院校教職員(67.4%)、辦學團體(61.9%)、公眾(57.9%)、和家長(56.8%)的意見,另超過七成(74.4%)同意當局應以聚焦訪談、問卷調查或收集意見書等方式充分諮詢通識科前線教師的意見。

具體安排:9月落實不切實際

就當局建議於今年9月落實新課程,逾八成(82.8%)任教四科核心科目的教師均表示,沒有足夠時間準備,涉及的工作包括:人手編配、教師培訓、教材準備等,新安排明顯操之過急。當中以通識科情況最為嚴重,多達92.6% 通識科教師指準備時間不足夠或完全不足夠,僅3.3%表示時間足夠。總括而言,四科教師均傾向不同意目前建議的新安排,更有九成(93.8%)通識科老師表明不同意。

 第二部分:四個核心科目的意見

1)通識教育科

課程理念:九成教師不同意新課程是依據通識科的框架而建立

  • 當局以「重新冠名科目」取代通識教育科,諮詢文件列出新課程的課程理念[2],仍大部分保留了通識科原有的宗旨,惟將通識科原有的「批判思考」改為「慎思明辨、理性思考」。但調查結果發現,近九成(88.3%)通識科教師均不同意新課程是依據通識科的框架而建立,而且,超過九成(90.4%)教師認為新課程的內容未能達至培養學生「成為能夠慎思明辨、理性思考、反思和獨立思考的人」的宗旨。由此可見,教師普遍認為新課程的建議內容,未能達至諮詢文件所列出的課程理念。反觀教協去年12月就通識科的調查,2%受訪通識教師認為「過去通識科的教學,符合課程的宗旨」。

課程內容及課時:七成教師支持大部分保留六大單元的內容

  • 新課程大幅刪改課程內容,刪減一半課時,又提出全新的考評框架,並刪除「獨立專題探究」,但對此巨大改動,教育局事前並無諮詢教育界的意見,在給學校的問卷中也沒有詢問是否贊成這個安排。教協是次調查顯示,八成(84.3%)受訪通識科教師不同意「重整及刪減一半課時及內容」,超過五成(54.6%)教師更表示非常不同意。
  • 通識科原設六大單元[3],平均約七成教師支持全部或大部分保留各單元的內容,以確保課程的完整性,讓學生深入而全面地認識各個議題。其中,超過九成(93.8%)教師認為應全部或大部分保留單元二「今日香港」的內容,當中有五成 (50.9%)更認為須全部保留。可是,新課程的有關課題只集中討論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角色,原有課程中有關香港生活質素、個人在不同社群的角色、作為香港居民的身份認同,以及參與社會與政治事務等內容大部分被刪走。從問卷結果得出,通識教師普遍認為課程原有內容值得保留,相信有利學生從日常生活出發,多角度地認識社會,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和建立港人身份認同。
  • 新課程將原設的六大單元改為三大主題[4],教師普遍認為新課程劃出的學習重點未能讓學生全面認識香港、國家及世界議題的正反內容。平均約八成半教師認為主題一「『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及主題二「改革開放以來的國家」的內容不太全面,甚至非常片面。新課程集中討論國家的正面發展和成就、香港參與國家事務的貢獻及受惠,卻不談問題和挑戰,無助訓練學生明辨慎思的能力,有違通識科的原意,亦難免令人質疑是政治干預課程。

公開評核:八成教師反對公開試只設「達標」與「不達標」

  • 對於取消「獨立專題探究」(IES)及其對學生學習的影響,受訪教師持否定及負面意見居多,但同時亦有超過兩成未有作出取向,由此反映就IES未來的發展,業界仍未得出共識,現時一刀切取消仍具爭議性。IES的理念是培養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取消後如何在通識課程內繼續鼓勵學生自主探究仍然存疑,必須再作進一步諮詢討論。
  • 公開考試方面,諮詢文件提出新的評核模式,將原有兩卷改為一卷,包括甲部短題目/多項選擇題,佔30%,及乙部資料回應題,佔70%。七成(73.3%)教師認為建議的評核架構未能有效評估及呈現學生的水平。其中,超過八成(88.6%)教師反對公開試只設「達標」與「不達標」,同意的僅7%;六成(62.3%)反對加入多項選擇題作為評核架構、約五成(45.4%)反對加入短問題,可見通識教師不同意降低對高階思維的要求,仍然重視學生呈現個人看法及分析議題的能力。另外,六成(60%)教師不同意主題三「互聯相依的當代世界」的課題按逐年輪換的方式作為公開評核的範圍。
  • 反之,八成(85.4%)教師同意應保留資料回應題及延伸回應題,亦即通識科現行的評核架構,足見前線教師認為通識科的評核架構行之有效,當局的修訂完全忽視通識科在過去十年累積的教學成果和評核經驗。

內地考察及教材:大部分教師不同意將內地考察納入評核

  • 內地考察方面,六成(60.1%)教師不同意在通識科課程內提供內地考察。同時,大部分教師不同意將學生參與內地考察的表現納入校內成績表 (74%不同意)和香港中學文憑考試證書 (87.5%不同意)。事實上,以往通識科教師也有按校本學生需要,帶領學生往內地考察,然而,一刀切將內地考察列為強制的課程要求,通識科教師認為並不合適。

兩次調查結果一致  通識科教師意向不容扭曲

  • 教育局就通識科提出的具體改動進行簡介會,顯然未能減少教師的疑慮與困難。值得留意的是,自去年施政報告首次提出大幅刪改通識科,包括刪減一半課程、將考評減至兩級及取消IES等,教協於12月向通識科教師進行調查,502位受訪教師當中,2%認為改動會為教育發展帶來負面或極負面的影響,包括對培養學生批判思考(88.2%)及自主學習能力(80.3%)有負面影響,82.9%更要求撤回修訂。及至今年2月,政府正式推出修訂文件及進行簡介會,但教師意見未有扭轉,從今次調查顯示,93.8%通識科教師表示不同意新課程框架,九成認為新課程未能培養學生達到慎思明辯、獨立思考等課程理念,反映兩次調查教師的意見仍然相當一致,且意向清晰。

2)中文科

課程理念:八成教師不同意新安排能兼顧讀、寫、聽、講的能力

  • 中文科的建議修訂,課程方面包括:融合了課程必修和選修部分,及增加文言經典建議篇章;考評方面包括:刪除了公開評核中的卷三「聆聽及綜合能力」及卷四「說話能力」,並在卷二「寫作能力」增設「實用寫作」的考核,及把「說話能力」的評估融入校本評核之中。
  • 然而,在新安排下,近八成(79.4%)受訪中文科教師不同意是次修訂建議能達到「兼顧讀、寫、聽、講的能力」的目標,反映前線教師對上述修訂有一定的疑慮。

課程內容:逾四成教師同意融合課程的必修和選修部分

  • 逾四成(43.4%)教師同意融合課程的必修和選修部分,以釋放課時,不同意的有3%,但當局未有在諮詢文件中交代課程融合的詳情。過半(57.4%)教師同意增設「文言經典建議篇章」。至於目前 12 篇「指定文言篇章」的安排,有近六成(57%)教師認為數量適中。

公開評核:七成教師反對刪除「說話能力」卷

  • 是次中文科修訂其中一項最大爭議,是刪除了卷四「說話能力」。調查發現,有近七成(69.5%)教師表示反對刪除。有超過八成(85%)教師認為,將「說話能力」的評估融入校本評核「閱讀匯報」,將未能有效訓練學生的說話能力。可見大部分前線教師的意見是保留說話卷,才能最有效培養學生的說話能力。
  • 至於刪除卷三「聆聽及綜合能力」,有過半(52.6%)教師表示同意;另有近半(46.7%)教師同意「實用寫作」的考核融入卷二「寫作能力」,8%教師表示中立,可見教師傾向同意卷二及卷三的重組與合併方案。約九成(88.2%)教師認為應為「實用寫作」設文體範圍;超過六成(62.9%)教師反對「實用寫作」沿用現時卷三的評核框架。當局要求在九月落實新課程,但至今未能回應教師對合併方案的疑慮,當局宜循教師的意見,盡快公布卷二的詳細評核框架。

3)英文科

課程內容:半數教師同意融合課程的必修和選修部分

  • 當局建議合併課程的必修和選修部分,同意建議的教師約佔一半(46.2%),不同意的有3%,另有超過兩成(24.5%)教師表示中立,整體是傾向同意的較多,但亦反映不少教師對課程融合仍有疑慮,當局宜交代更多課程合併的詳情供前線教師參考,再作諮詢。

考評框架:八成教師反對說話評核改用網上形式

  • 目前,選修部分設有八個單元,卷二「寫作能力」(Part B)可供選擇的題目數量與八個單元掛勾,共設有八題。假如必修和選修單元合併後,超過五成(55.2%)教師同意卷二「寫作能力」(Part B)與選修單元脫勾,把可供選擇的題目由八題減至三至四題。另外,當局又提出研究將說話評核改用網上形式。約八成(78.7%)教師表明反對有關建議,教師的意向非常清晰,認為應保留面對面形式進行說話評核的安排。

4)數學科

課程內容:六成教師預計學校沒有足夠資源推行分組教學

  • 數學科方面,當局的方案對現有課程內容和評核模式不作改動,但建議「安排不同數學能力、興趣和抱負的學生修讀數學科必修部分的不同組合」,容許學生可以不修讀部分「非基礎課題」,以騰出課時。對此建議,約半數(50.9%)教師表示同意。同時,八成(82.4%)同意按學生能力分組教學。但是,約六成(59.7%)教師預計其任教學校沒有足夠資源推行分組教學,有6%的教師更表示完全不足夠。當局必須加強資源配套,支援學校應付能力不同的學生的各項需要。

課程架構:六成教師同意合併延伸部分單元一及單元二

  • 當局是次諮詢沒有觸及數學科延伸部分的定位問題,但業界一直有建議合併延伸部分單元一(M1)及單元二(M2)為一個獨立的選修科目(甲類),問卷結果顯示超過六成(63.2%)教師同意此建議。過往已有不少數學教師提出,延伸部分單元一及單元二的內容過於割裂,若學生只修讀其中一個單元,將未能全面加深學生的數學知識,對銜接大學課程亦有影響。同時,延伸部分單元一及單元二的課程內容及課時,已足夠發展成一個獨立的選修科目(甲類),但現時修讀其中一個單元的學生在大學收生時,在部分大學中只能計算半科的成績,對數學能力較佳的學生並不公平,亦降低學生修讀的意欲,當局應盡早正視有關問題。

四、學校層面的規劃問題

當局雖然有就學校層面的課程規劃諮詢中學校長,但由於問卷以同意修訂為前設,未必能讓學校充分表達意見和困難,特別是當局這次改動既多且急,由諮詢期完結至落實只短短半年,不少校長反映時間極之倉卒,完全罔顧學校多方面的實際困難。綜合問題如下:

課程安排倉卒 學校壓力極大

  • 因應當局建議的課程及考評改動,學校不論在課程架構、教擔分配、時間表等安排,均需花時間深入探討,若當局執意於今年9月在中四級落實四個核心科目的改動,學校隨時只得兩個月商討上述複雜事宜,或須於5月處理中三級的選科,學校將面對極大壓力。此外,現時有部分科目的修訂只有方向未有詳情,例如中文科卷二的評核框架及英文科課程如何合併均未有具體內容,通識科教材及教師培訓等工作亦難在數月內完成。
  • 教育局的構思往往不理學校的實際困難,例如當年數學科M1/M2的安排,結果令不少學校難以將之放入正規時間表內,現在的部分修訂,同樣難以運作。

通識科人手調配困難

  • 由於通識科課時減半,不少學校均需作人手調配,即使第一年只涉及中四一級,已經不乏學校會有一至兩名通識科教師未能調配任教其他科目,當中亦包括常額教師,而隨著新課程推展至中五及中六,之後兩年受影響的通識教師人數相信會更多。

考試主導學習  情況未見改善

  • 教育局沒有對焦處理問題癥結,仍未能有效處理大學收生過於偏重考試成績、未能讓社會認識和接受高中生的多元出路,更帶頭以公開試增值指標作為量度學校的教學效能,學校被迫將學習時間放在準備公開試。是次倉卒修改,並不能改變考試主導學習的現實,效能成疑。
  • 大學收生條件會否改變仍未有公佈,教育局一廂情願以為減少核心科目課時,便可令學生多修一個選修科,既缺乏理據,也讓成績中等及中下的學生更難得到升讀大學的機會。

五、結語

從是此調查可見,教師對是次高中核心科目的大變動存在不少質疑甚至反對意見,當中尤以通識教育科改動的爭議最大。可是在教育局現行的諮詢方式下,恐怕無法如實反映。教協將向當局提交調查結果,促請當局正視教育界的聲音。教協重申,所有課程改動均需經過教育界的專業討論,而不是以無誠意的假諮詢迴避教育界的反對聲音。教協要求局方聽取教育界意見,包括不應急於9月倉卒推行,先撤回方案,重新作專業的諮詢。在理順各項爭議及提出詳細而達共識的方案後,方可以與業界共商推行的方法和時間表。

[1] 就精簡課程,當局建議中文科精簡必修部分和選修部分的教學以及減少公開評核的試卷數目。英文科則精簡必修部分和選修部分的教學。數學科建議學生可只修讀「基礎課題」及部分「非基礎課題」。通識科則刪減一半課程及課時。

[2] 具備廣闊的知識基礎,理解當今影響個人、社會、國家或全球日常生活的問題;成為有識見、負責任的公民,認同國民身份,並具備世界視野;尊重多元文化和觀點,並成為能夠慎思明辨、理性思考、反思和獨立思考的人;掌握終身學習所需的技能,並且有信心面對未來的挑戰。

[3] 通識科:單元一「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單元二「今日香港」、單元三「現代中國」、單元四「全球化」、單元五「公共衛生」及單元六「能源、科技與環境」

[4] 新科目:主題一「『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主題二「改革開放以來的國家」及主題三「互聯相依的當代世界」

附件:調查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