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完美的父親

保寶秘笈 ■ 方景樂

話說有次與學生談起親子關係,我問他們,父母可曾向你道歉?或者問題太唐突,同學都未敢表示,只有幾位同學搖著頭。

自問執教鞭20年,高矮肥瘦、三尖八角的學生也都領教過,早已將自己兒女歸類,再用相應的教學方法培育。例如:女兒是受情感驅動的,教導大抵可以「感動」為主,父女間的互信關係較為重要;兒子思考較為線性,是對是錯須有清楚界定,公平至上。以上教學方法看似「因材施教」,但弊在易跌進「教條主義」,世上也許沒有一套萬全的教學法。

記得有次小兒的家長日裡,我從他班主任接過了成績表,發現成績下滑了不少。於是,我忍不著當著老師面前,馬上嘮叨他疏懶了學業。他回程時默不作聲,母親見狀不對,和他獨自傾談,他表示很委屈。於是晚飯時,我提出召開家庭會議【註】,希望好好地談談。

家庭會議是如此進行的,先疏理大家認同的事實,包括各科成績的進退、整體排名的進退;然後大家討論上述成績改變的原因,針對這些原因再作出建議。身處上方的父母,必須遷就孩子,盡量鼓勵發言,但無論發言觀點如何,大家絕不可以中途打斷,更不可用聲量壓人,用心聆聽,以理服人才是文明舉措。會議過程順利,我們一家人都可以總結一些教訓,並舉手通過。

會議臨近終結,誰知小兒主動提出我在家長日的說話內容未必有錯,但在班主任面前的情形下,使他十分難堪。我才驚覺小兒看似黑白分明,但也有富情感的一面,而且也欣賞他敢於向權力的一方分享自己感受。
然後,我誠摯地向他說:對不起。是我錯了。如果下次我又做錯了,你也可召開家庭會議的,好嗎?

【註】 有關家庭會議的詳情,可以參考以下連結:
www.ted.com/talks/hajer_sharief_how_to_use_family_dinner_to_teach_politics

「教協家長組」歡迎會員加入,請將您的姓名及會員證號碼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說明加入「教協家長組」。


方景樂 教協理事、中學通識科教師、獨立音樂人、沉迷Linux 超過十載, 是一對兒女之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