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誠估算需有實際基礎 ——
一個悔約個案

權益與專業 ■ 教協權益及投訴部主任 譚耀宏

2019年底,本會接獲一位任職國際學校會員楊老師(化名)求助,要求協助處理一宗勞資審裁處的案件。

當時楊老師任職的學校於每年2月上旬,便要求教職員簽署下學年的合約,並需於2月中旬交回校方。而根據合約,一旦簽署合約後反悔,不論情況如何,悔約一方都需要向對方作出相等於3個月薪酬的賠償。楊老師於2019年2月下旬,礙於學校高層施加的壓力,簽署下學年的合約,楊老師其後找到其他更合適的教席,便於3月上旬向校方表明悔約

案情:老師未按合約履職被校方追討賠償

雖然楊老師由簽約至悔約不足半個月,且距離下學年開學仍有5個月之多,但校方堅持向楊老師索償其3個月薪酬的賠償,楊老師不從,校方入稟勞資審裁處追討,本會遂派員陪同楊老師出席聆訊。校方於申索書中表示,索償金額是出於校方實際損失的真誠估算,而校方的估算基礎是基於以下幾點:

1. 替代老師的薪金差異;
2. 聘請新老師所導致的超時工作的行政費;
3. 培訓新老師的費用;
4. 聘用獵頭公司的相關費用;
5. 買斷合約(Buyout contract);及
6. 就老師悔約一事的諮詢法律顧問費用。

校長作供時指出,每年3月至7月份難以聘請適合的老師,而簽約時亦已確保老師細閱合約中的各項條文,加上3個月薪金的賠償是雙向的、對等的,如學校悔約,亦要賠償給老師。本會幹事在楊老師授權之下,代表其於庭上發言,向法庭說明教育界僱傭市場現況,以及質疑校方誇大其實際損失,並指出校方明知3月至8月期間難聘請老師,仍將每年簽約日期訂於2月中旬,不論老師不續約或悔約,都不能避免令校方需要等待至3月才開始招聘程序。故此,因招聘困難而引申的成本,不應視為老師悔約而造成的實際損失。

校方未能證明其實際損失而敗訴

經過6日審訊,前後共傳召4位證人作供,勞資審裁處於2020年12月頒下判令,裁判官表示校方作為申訴方,有責任證明相關估計屬真誠估算的實際損失,而校方未能提供充份證據,證明其實際損失估算的基礎,甚至在某些方面,如法律顧問費用,校方作為被悔約一方沒有盡力減低實際損失。裁判官又指出3個月薪金的賠償屬「雙向的、對等的」說法並不準確,因為僱員與僱主對相關金額所承受之風險不同,對老師而言,這可能已經是一個巨大的金額,但對學校而言則只是一個小數目;再者僱員與僱主於訂立合約時的地位、權力亦不對等。裁判官指出,校方未能解釋為何每年3月至8月期間,難以聘請適合的老師。裁判官同時認為,校方從未聘用獵頭公司聘請老師,以及過往多年來只試過一次買斷合約,在相對合理性的原則下,以上述兩點作為約賠償的真誠估算基礎不合理。最終裁定校方依據合約中對悔約的賠償金額的條款屬懲罰性條款,判校方敗訴兼賠償老師訟費。倘若資方上訴至高等法院,楊老師可向教協訴訟及緊急援助基金申請援助

本會呼籲會員如因為悔約而被追討不合理的賠償,請盡快致電2780 7337與本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