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倒車

偉華茶座 ■ 馮偉華

過去幾屆的特首選舉委員會選舉,教協都有派代表參選,一方面把會員關心的教育及社會議題帶進選舉辯論,爭取改善;另一方面也凸顯小圈子選舉的不公平,讓市民大眾認識真普選的意義。當然,我們不會天真地認為可左右選舉結果,但仍期望透過爭取相當數量的選委席位,在有限空間內,有策略地發揮影響力,尋求施政改善,尤其在教育問題上的改善。同樣重要的,是讓教育界內大、中、小、幼、特的選民,有機會透過手中一票,反映民意,發揮群眾有限的影響力。

因為得到大部分會員、選民的支持,歷屆教協支持的名單均能以高票全數當選選委,上屆更全取教育界及高教界的60個選委議席,這正正反映民意的支持和民心所在。在過程中,我們以不同渠道搜集會員、選民的意見,最終按他們的意願提名和票投了曾俊華,雖然未能成功促使他當選,但也可算讓群眾發揮了選票的影響力。

人大常委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的決定,卻粗暴地剝奪了我們僅有的一丁點選舉和投票權利,一方面大幅削減教育界的選委席位,由60席減少至30席,並加插當然選委,由大學校長及法定、諮詢組織負責人擔任,當然議席實質上無異於委任,他們本來就已經擁有很大的影響力,或擁有資源,又或本身已是政策制定者,傾向支持建制,完全不能代表民意。另一方面,餘下的14席改以團體票來選出,完全取消了個人票,是極大的倒退!教育界的議席,一直以來都是透過個人票選出,現在卻開民主倒車,硬生生以代表性極低的團體票來取代,完全不合理!

面對這樣的民主大倒退,政府高官和建制中人竟然還可厚著臉皮,將之美化成是對選舉制度的「完善」!亦有些教育界中人,明知這是加強操控,打壓民主,卻反過來說修訂可減少單一團體壟斷,須知一人一票,只要選舉公平公正,誰人當選全由選民多數決定,何來壟斷?我們雖然感到無奈,但也不能坐視他人把歪理說成是良方,要堅持講真話,不能妥協,不然我們和下一代,將會活在謊言之中,這是極其荒謬,何等悲哀!

 


馮偉華 教協會長,司徒華教育基金管理委員會委員,香港大學哲學博士,香港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高級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