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復舊也要革新 

教書人語 ■ 陳漢森

2007年前,會考中文科只考閱讀和寫作兩卷;2007年起,會考中文科要考閱讀、寫作、聆聽、綜合、口語共五卷。早前教育局宣布,今年(2021年)新學年中四級,文憑試只考閱讀和寫作兩卷,中文科課程「改革」了14年後,回復舊貌。

有行家認為這是「撥亂反正」;有人認為口語、聆聽兩卷值得保留;有人恐怕回復舊貌之後,中文科又會教文學和傳統文化,要學生死背書。尚未見有人額手稱慶,歡欣鼓舞。「考五卷的課程」令師生忙亂耗歇,但「考兩卷的課程」也看不到美好的前路。

改革課程時或許有其良好的動機,例如想改變中文教學沉悶低效的局面。但新增的課程,尤其是聆聽、綜合卷,令中文課經常耗在無效操練上,而對語文能力提高毫無幫助。口語訓練當然有價值,但文憑試口語考評形式,信度效度不足,又佔用大量課時。其實訓練學生的口語,可以利用師生、生生的問答,分組討論和匯報、辯論、朗讀朗誦等機會。

如今中文教學的包袱減輕了,只集中在閱讀和寫作能力訓練上。今天的中文老師,較少像上一輩對傳統文化、文學教育的執著,又經歷過照顧差異、自主學習、電子學習、網上學習等潮流衝擊,不容易重回昔日傳統串講少練的老路。尤其是網上交流平台眾多而活躍,有心的教師很容易取得有用的教學資源,汲取到有用的經驗,改進教學,提高教學成效。

未來中文教學需要大量教學法的探索、試驗、交流,不宜因循苟且或閉門造車。閱讀課要設法令學生喜歡閱讀,廣泛閱讀,提高閱讀能力,養成閱讀習慣。寫作課要令學生不害怕動筆,進而喜歡寫作,更好地表達自己。不能再令學生聞中文課而厭煩!

 


陳漢森 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畢業,退休中學教師,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創新領導計劃」學校發展主任。曾長期擔任教協學術部理事,為現屆教協監事。在報章撰寫教育專欄多年,著作有《失控教室》、《課室管理》、《班級經營》、《有效教學》、《教好中文》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