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賞忠厚 

風檐展書 ■ 陳仁啟

能在考試中寫出一篇好文章已不容易,如果這文章能夠名留千古更是罕見。蘇軾的《刑賞忠厚之至論》便是這樣的一篇應試文章。

宋仁宗嘉祐二年(公元1057),21歲的蘇軾參加了禮部的進士考試。當時的主考官是歐陽修,他請來詩人梅聖俞閱卷。梅在芸芸眾多的考卷中發現了一篇極為出色的文章,並拿來與歐陽修商量,擬定此文為第一名。歐陽修看了之後,覺得此文的確寫得不錯,果真有「孟軻之風」。但他發現此文風格有點像他的學生曾鞏,而曾鞏同樣參加了本屆考試,如果給了他第一可能會被人懷疑是私相授受,最後把此文定為第二名。

評卷全部完畢後,對應出考生名字,才發現此文作者是蘇軾而非曾鞏。主考歐陽修接見了蘇軾,並對他的表現讚賞有嘉。但是歐陽修忽然想起答卷中有一處寫「皋陶為士,將殺人,皋陶曰殺之三,堯曰宥之三⋯⋯」的典故,他雖閱遍古書,但未能找出其出處,因而詢問蘇軾。蘇軾說這是他「想當然耳」而杜撰出來的。歐陽修聽了大感意外,但看蘇軾才高,也就不介意了。其實蘇軾的用典是出自《禮記.文王世子》中周公的事例,只因蘇軾為了答卷扣題,而把周公改為堯。歐陽修非常賞識蘇軾,曾在給梅聖俞的信中寫道:「讀軾書,不覺汗出。快哉快哉!老夫當避路,放他出一頭地也。」

此次考試的題目出自《尚書.大禹謨》偽孔安國的註文:「刑疑付輕,賞疑從眾,忠厚之至。」意思是說定刑時如有疑點,應以輕判為原則;獎勵時如有疑點,便應該從寬,以多人受惠為原則,這便是達到「忠厚」的處理方式。蘇軾依此再發揮,指出過於仁慈仍「不失為君子」;但超出原有的準則而過度施刑,則是殘忍的暴行。

相較於一千年後,對年輕人窮追猛打;沒罪的屈其有罪,原告的被屈為被告;輕判的,則窮追不捨,非上訴至重刑而誓不罷休。袞袞諸公雖不能如歐蘇名留青史,但遺臭萬年是肯定的。

 


陳仁啟 中學教師、教協學術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