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現代成語故事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光看標題,實在矛盾。成語故事,一般由古代流傳下來,源遠流長才會成為成語,怎會是「現代的」?況且,成語故事怎會是「香港的」?這是怎樣出來的?

答案很離奇,甚至荒誕,因為這些「香港現代成語故事」是一個傻人寫的;這傻人,就是我。我不只傻,而且又癡又呆,又癲又狂。如果不是這樣,怎樣面對這個愈來愈傻、癡、呆、癲、狂的扭曲世界?但我相信,我今天寫的故事,若干年後就會變成成語,就像古代的故事變成今天的成語一樣。我向歲月挑戰,我深信這些故事經得起它的考驗,因為香港教育界的前輩給我打良好的基本功。感謝你們!

我到底在發甚麼瘋?胡言亂語甚麼?那就是我的新書──《萬獸寓言》。有些朋友看後,比較喜歡反映香港現狀、分析人性與獸性的「黑色寓言」,但我最喜歡的是為年青人和學生而寫的「紅色寓言」。例如:怎樣成為正直而又能說服別人的《真理麻雀》;怎樣幫助別人而又能互助的《得道蜻蜓》;面對危機,怎樣鍛煉避開獵豹攻擊的《羚羊智慧》;面對混濁的環境,怎樣提升視野的《海豚境界》;面對不可能的挑戰,怎樣創造奇蹟的《春蠶寫字》。

我不是老師,但像所有老師一樣,希望青年人和學生身心不要受傷,受損和受害,最重要的是為他們注射強心針,提高預防社會細菌的免疫力。所以,我在書中強調像蚯蚓的生命精神和「折而後生」之理──遇到挫折但像樹木接枝重生的哲理。相信這些內容老幼皆宜,放諸中外古今而皆準,一點也不敏感。老師們看後可轉化為各種教學素材或日常的生活道理,或向同學們推介,因為書中確有不少動物世界的真實和有趣的知識,以及與人類世界的共通點,讀起來不會枯燥無味。

我從來不敢敝帚自珍,硬銷自己的書。我寫每一本書、每一篇文章、每一首詩詞和歌曲時,都有一個理念:幸運的我,不想把我在人生中的難得經歷、珍聞和感悟帶到棺材,否則太浪費了,太無益於後世了。育才之路,殊途同歸!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