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園校舍空間及設施亟待改善

本報記者

今年暑假後,幼稚園教育計劃(計劃)便邁向第五個年頭。教育局於2017學年以此取代學券制度,而改變資助模式的同時,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委員會)亦曾探討多項優質幼兒教育的建議。其中,委員會認為幼稚園校舍及設施應予改善,長遠更應確保穩定提供優質校舍。至今相關政策有何進展?幼稚園又面對甚麼困難?

倡議幼兒人均面積增20%

就幼稚園校舍及設施,委員會於2015年委託顧問研究*註1,結果認為幼稚園戶內戶外空間都見不足,教學空間運用有欠靈活,建議當局將來設計校舍,學生活動空間亦應納入優先考慮;在設施方面,幼稚園最普遍缺乏的是教職員室及洗手間,貯存空間不足亦是一大問題;此外亦關注為有特殊需要的幼兒設立房間,以提供適當的學習環境。顧問研究並參考不少地區,提出本港幼稚園的理想空間面積,應在基本面積上增加20%至40%,並就教員室及貯存空間等輔助設施,提出應有的面積建議。

本港幼稚園的「基本面積」在《學前教育機構辦學手冊》已有訂明,凡為2至6歲兒童提供服務的學前機構,須符合每名兒童最低人均樓面面積1.8平方米(半日制,不包輔助設施)及2.3平方米(全日制,包輔助設施)的規定。參照顧問研究,教育局於2017年提出每名學生室內可佔用面積應增加20%,但這標準僅屬倡議而非規定。至於多少幼稚園能落實建議,香港教育大學較早前曾進行一項有關幼稚園空間的研究*註2,對此作了深入探討。該研究訪問了全港逾四成幼稚園,結果於去年11月公布。

設定自由遊戲時間 空間運用挑戰大

雖然相對於台灣、日本及新加坡等亞洲地區,本港幼稚園的室內空間標準已屬最低,可是研究指出,本港若要每名幼兒可佔面積在現有標準上增加20%,超過六成半幼稚園表示沒法達到,主要原因是空間不足,即使曾作各種改善方案,但因結構所限,始終未能大幅增加空間;至於能成功增加空間的幼稚園,約四成是透過自願減少學生人數或因出現收生困難,令整體學生人數減少而達致。可見不少幼稚園能增加幼兒空間,不是校舍面積增大,而是學生人數減少。

至於空間使用方面,令幼稚園最感困難的日常活動,首要是安排「自由遊戲」時間。課程發展委員會於2017年在課程指引加入了「自由遊戲」,半日及全日制幼稚園每日分別需安排幼兒進行不少於30及50分鐘的自由遊戲。這有助促進幼兒均衡發展及自主學習,但同時亦對幼稚園空間運用帶來挑戰,而最大困難是校舍空間有限,要短時間輪流共用空間的問題也不少。另外為支援特殊需要幼兒而設的到校康復服務/兼收服務,幼稚園要騰出空間提供服務亦絕不容易,絕大多數都需在公共區域進行,約半數幼稚園表示嚴重缺乏訓練和貯存訓練工具的空間。逾四成幼稚園表示為配合不同活動,幼師經常需於短時間內搬動家具。

 

幼稚園實體空間及運用,與課程發展相互緊扣,需要政府提供適切支援,研究提出了一系列建議。研究發現部分幼稚園因減少學生而增加校舍空間,但由於計劃是以「人頭」計算資助,減收學生會令幼稚園擔心影響營運,因此可行之法是改善師生比例。教協認同此建議,一來有效增加學生的學習空間,亦有助教師照顧學生差異,達致雙贏。政府亦應促進校舍重修及改善設施,以配合幼兒教育的理念,照顧幼兒多元發展,並關注幼師的基本需要,包括正視幼師因不同活動而經常搬動課室家具的普遍問題。此外,兼收及到校康復服務空間嚴重不足,當局亦應迅速採取對應行動,以維持服務質量。若結構限制太多的校舍,政府最終應作搬遷或重置。總的來說,教大研究多項建議均切合幼教界所需,當中一些研究結果和建議亦與當年的顧問研究吻合,對政府制定相關政策極具參考價值。


1. 《幼稚園校舍及設施需求顧問研究》

2. 《探討參與幼稚園教育計劃之幼稚園的空間》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