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風檐展書 ■ 葉德平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方文山的一句,翻越了十四載韶華,依舊是陶醉人心。那是一首名為〈青花瓷〉的中國風流行曲。所謂「中國風流行曲」,內地音樂人黃曉亮認為是須包含「三古三新(古辭賦、古文化、古旋律、新唱法、新編曲、新概念)」,歌曲、歌詞的中國文化內涵是它的精髓。

編曲上,〈青花瓷〉使用各種中國民族樂器,有琵琶、鼓、古箏、橫笛、洞簫、響板、鈸和串鈴等。在填詞上,方文山大量使用古代意象、用語,光是「天青色等煙雨」一句,就富含宋代風韻。

傳說北宋徽宗曾做過一個夢,夢到雨過天晴後,遠端雲朵的「天青色」。醒後,他便命汝窯工匠,按照意思燒製。然而,徽宗的「雨過天青雲破處」只不過是脫自夢境的指標,工匠又怎能把握。經過千次萬次的嘗試,終於給一個老窯工成功做到。他把汝州盛產之瑪瑙,碾硯成粉,摻入釉中。經過高溫燒製,釉彩呈現青翠之色。聰明的匠人便乘機指稱這就是「天青色」了。(按:另一傳說指「雨過天青雲破處」是來自後周世宗柴榮對「柴窯」瓷器的讚嘆。但是,今天還沒有發現柴窯的遺址和所產之瓷器。)

事實上,青花瓷與「天青色」並無關係。然而,方文山卻巧妙地把握了傳說的精魄,把它融注在習見的青花瓷上,寫出了副歌的第一句「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汝窯匠人等待著一場不知何時才會降臨的雨水,正如我在等一個偶然而遇的你。這是多麼淒美的意境。收藏家常言,「縱有家纏萬貫,不如汝瓷一片」;其實,「天青色」再美,還不如心中的你。

歌中還有大量古典意象,例如「宣紙」、「漢隸」、「宋體」等,這都是可以一一品味的,但篇幅有限,今期就到這裡為止。


葉德平 香港歷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文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