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了可休息壯氣傳丹心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據教協調查,四成老師有意離開本港教育界,其中政治壓力是主要原因。我完全理解老師們的感受。在過去的人生中,我也遇過不少挫折,也出現過憤而離職的念頭。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壯年的,海闊魚躍,天空任鳥飛;年青的,到處無家,到處是家,千山獨行,何其瀟灑!

不過,無論是青年的我,還是壯年的我,甚至如今已是老年的我,都選擇了另一種形態,就是在挫折、失意之時,仍然一股作氣,在工作上尋找緩衝地帶之餘,繼續奮筆疾書,把屬於這個年代的一事一物、點滴情懷、感言悟句,保留下來,既想曉喻今時,也望流傳後世。

其實,我只是跟隨前人的步伐。司馬遷受辱,憤而成《史記》。陶淵明失意歸隱田園,留下「不為五斗米折腰」之傲。竹林七賢表面放浪形骸,但文辭變成匕首投槍。梁啟超亡命天涯之後,成就《飲冰室全集》。順境之時,達則兼善天下,逆境之際,退而獨善其身,無非想證明一點:只要自己不浪費自己,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能浪費你!

所以,我自從2015年沒有兼職教學之後,仍繼續在傳播界工作,同時拼命地寫,至今已出版了九套書,有評論,有歷史,有小說,有寓言,約一百五十五萬字;幸蒙垂注,其中三套獲獎。此外,還創作歌曲,參與話劇和義工活動。我別無他想,只是不想把屬於這個年代的東西帶進棺材,令它們在歷史上、人類精神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放眼今天,相信老師們感時閱世,心裡也有無限感觸,情真意切,何不既爭朝夕,也爭春秋,秉筆抒懷,一股作氣傳丹心?這股氣,很重要。這不是消極之氣,而是可以互相打氣。我經常一股作氣,不容自己再衰三竭。總之,留住青山,拂曉揚波。這也是我送給劉曉波的八個字,把他的名字嵌入其中。他雖然含恨以歿,但「我沒有敵人」之句和奮進的精神,仍在策勵世人。

老師們,如果真的覺得很累,相信同事們朋友們都會理解的,尊重的。或可作好計劃,在暑假期間好好休息,養精蓄銳,靜思前路。暑假過後,只要心不累,屆時也許又是另一番心境,另一番天地,另一番場景,另一番壯闊波瀾!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