謠言止於智者

東籬下 ■ 葉建源

誤解是常有的事,有些是因為溝通過程出了問題,也有些是因為解讀者的偏見或刻意曲解。不管是出於甚麼原因,誤解能得到及時的澄清總是好事。

關於近期一個調查

最近,教協也有一些事情遭到外界的誤解。舉個例,教協最近舉行了一個關於老師離職的調查。正如一些社會人士指出,任何行業都有人員更替,本來是很正常的一回事——然而今年真有點特別,我們聽到有不少老師在學期中請辭,也不少早已預告將於學年結束時離任,確實罕見,因此我們興起了做一個會員調查的念頭,嘗試找出事實,讓管理層在做明年預案時有所參考,也讓各位老師對全局有一個了解。

事後有一些社會人士攻擊這個調查,更有的指摘我們用心不良,存心製造恐慌云云。坦白說,教協有甚麼動機要製造恐慌呢?現在距離學期末只有幾個月,到時多少老師離職、多少老師移民,數據都會全面展露,如果調查弄虛作假,全面「穿煲」,豈不難看極了?教協又怎會如此做呢!

事實上,教協不時做會員問卷調查,通常是以電郵方式發出,讓會員自願填寫。論嚴謹程度,這種調查方式當然及不上「分層隨機抽樣」之類的方式(例如鍾庭耀的調查),但其好處是經濟、機動,可以切中時事,為對策研究迅速提供及時的數據。而且,教協會員人數多,覆蓋大部分教師人口,故其準繩度也相對地高,一個回收量多達千多份問卷的調查,在我們的經驗裡,肯定有極高的參考價值。
此外,有人把收回問卷數量,除以全體九萬多教協會員,得出回收率只得1.25%的結論,說是樣本太少,這當然大錯特錯。原因很簡單,這次調查的特定對象是中小幼及特校老師,但教協會員之中還有大量高等院校、職教、非正規學校,以至退休老師等等,因此計算時必須要大幅調整分母。況且,即使1.25%,在一個數萬人規模的群體中,作為樣本,也已經相當可觀。

我們歡迎批評和意見,更歡迎其他機構另做嚴謹的調查,互相參照。無論如何,「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是龍是蟲,幾個月後便會陸續揭曉。

會大決議

另一則誤解,則是關於教協會四月間舉辦的周年會員代表大會(簡稱「會大」)的決議。

通常,會大都會按照法律的要求,在立法會選舉年通過一項決議,撥出款項作為參選立法會的經費。不過,今年立法會選舉制度正在「完善」之中,大家還沒有機會就新制度作出討論。理事會有見及此,曾一度打算把恒常通過的撥款議案,改為一項授權理事會決定是否參選及撥款議案,以增加決策過程中的彈性和靈活性。不過,理事會經討論後認為,應該尊重會大在決定是否參選一事上的角色及撥款權,最終沒有在大會上提出授權決議,因此大會也沒有就立法會選舉事宜作出任何決定。如果理事會將來認為應該參加立法會選舉,便需要召開特別會大作出撥款決定。

故事就是這樣,不過有好事者不知從哪裡聽到一鱗半爪,便大肆渲染說教協已經就選舉作了決定云云,讓我們有一段時間忙於向媒體澄清,真可謂添煩添亂。

無論如何,「謠言止於智者」,意見和批評都是歡迎的,只要不弄錯基本的事實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