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兩成教師計劃離開本港教育界
教協促政府改善施政 停止干預教育

本報記者

為了解教育界未來人手的變動及早作出規劃,教協就教師是否有意離開本港教育界,以及對本港教育和社會狀況的意見進行調查。結果反映近兩成(19.2%)受訪者已有計劃離開教育界。其中,中學及小學主任的流失率偏高,令人憂慮中層人手會出現斷層。當問及有意離開的教師,他們選擇離開的主因,有七成(71.1%)表示是因為「政治壓力日增」。教協會長馮偉華指,結果反映教育局使學校及教師感受到巨大的政治壓力,甚至令教師選擇離開;他要求教育局立即停止政治干預,讓學校及教師可以專注教育專業,為學生提供最適合的教育。

四成教師有意離開

調查於4月29日至5月5日進行,教協以電郵方式發出網上問卷,對象是中學、小學、幼稚園及特殊學校的教師及校長,並收回共1,178份回覆。調查反映四成教師有意離開本港教育界,當中有226人(19.2%)有計劃辭職或提早退休,248人(21.1%)則表示「傾向離開,但未有具體計劃」。當問及有意離開的受訪者預計何時會離開,有133人(11.3%)表示已經或將於本學年期間或結束時辭職;預計於2021/22學年或2022/23學年離開的則有85人(7.2%),另外有192人(16.3%)尚未決定。

七成教師指政治壓力是離開主因

就教師選擇離開的主因,在474位受訪者中,有337人(71.1%)指是因為「政治壓力日增」,選擇「不滿本港的社會狀態」及「不滿本港的教育政策」亦分別有262人(55.3%)及183人(38.6%)。另一方面,704位選擇或傾向繼續留在本港教育界的受訪者中,有408人(58.0%)指他們留下的主因是「陪伴家人留港」,另外分別有375人(53.3%)及309人(43.9%)選擇「經濟狀況不容許離開」及「習慣香港的生活」。亦有受訪者表示,因為熱愛教學工作及使命感等原因選擇留任。

教師/校長傾向離開之原因(節錄):

  • 香港教育質素直線向下
  • 非教育專業的人擔任局長,不明業內情況,行政混亂,不尊重前線工作者。
  • 某些團體或人士對教育界的政治批鬥、動輒歸咎教師。政治凌駕教育,一言一行也處處受限。尤其要求在課室裝置攝錄機,實際監視教師。
  • 政治凌駕專業的氣氛

教師/校長傾向留任之原因(節錄):

  • 老師都走了,學生怎樣辦?
  • 政局形勢差,更要留守本位,教導幼少行正途。
  • 喜歡教學和學生相處
  • 是自己的興趣及志願
  • 有責任堅守我的崗位,盡我的能力,讓學生明白甚麼是真相。

教師普遍對社會環境及教育政策不滿

調查同時問及受訪者對四項範疇的意見,包括社會及政治環境、教育制度及政策、學校的工作環境及工作的滿足感。高達八成(987人)受訪者表示對社會及政治環境不滿,另外有923人(78.4%)表示對教育制度及政策不滿;而在學校工作環境及工作滿足感方面,兩者的滿意度皆比不滿意度高,反映教育界的主要不滿是源於社會環境及教育政策。

中小學主任流失比例偏高

仔細分析不同職級有意離開本港教育界的比例,小學主任有意離開的比例為48.1%,中學主任更高達51.2%,兩者皆高於其界別內的平均值。從年資的角度分析亦可見,年資為21至30年的受訪者,有意離開本港教育界的比例高達47.7%。可見教育界將來有可能出現中層人手斷層的狀況。

受訪者職級分布(小學)

受訪者職級分布(中學)

馮偉華:立即停止政治干預教育

馮偉華指調查反映教師不論是決定離開或留下,皆對本港的社會環境及教育政策十分不滿,甚至成為部分教師選擇離開的原因。就調查反映「政治壓力日增」是教師選擇離開本港教育界的最常見主因,馮偉華指教協去年6月進行的調查,已反映逾九成教師表示教育局、政府、建制派人士及團體、內地官方機構及媒體,是教育界政治壓力的主要來源。有前線教師亦向教協反映,個別建制派議員不斷對通識科作出攻擊,或要求於課室安裝閉路電視等,也增加了教育界的政治壓力。他要求政府及個別建制派議員立即停止此等行為,讓教育界可以不受政治因素影響,從教育專業角度出發,為學生提供最適合的教育。

葉建源:須改善教育政策及教學環境

教協副會長葉建源表示,教育局應盡快改善教學環境,以吸引教師留任。除了立即停止向教育界施加政治壓力外,更需要落實教育界多年來的不同訴求,包括全面落實中小學小班教學、改善班師比例、增加學校中層人手、提升特殊學校人手編制、落實幼師薪級表等。他亦特別關注教師流失對教育質素的影響,他指:「穩定的教學團隊對保持教學質素和傳承經驗是極為重要,中層人手可能出現斷層的趨勢是令人擔憂的。政府必須聆聽教師意見,改善施政及教育政策。否則學校教學人才不斷流失,對教育界以至整個香港皆為莫大損失。」

> 新聞稿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