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教政策檢討將於年中完成
薪酬方案去向未明 教協促政府信守承諾 

本報記者

教育局公布全港學校於本月24日起全校復課,幼稚園半日班分上下午返校,全日班則可進行不多於半天的面授課堂。雖然全校學生終可回校,但對幼稚園來說,全日及長全日制課程仍需家長付費,在全日面授課堂仍遙遙無期之際,幼稚園營運仍存極大隱憂,而事實上受疫情影響,不少幼師已因學校營運困難而被凍薪減薪。可見幼教若要持續穩健發展,除了增加資源投入之外,為全日及長全日課程提供全額資助,及為教師訂立薪級保障,都是至關重要。

學校半日復課 幼稚園營運仍存隱憂

肺炎疫情反覆,幼教同工除了要抗疫及適應教學的新常態之外,還要受營運問題的嚴重困擾。去年教協進行過兩次校長調查,發現幼稚園營運困難每況愈下,故多次去信教育局及勞福局,更發動幼教一人一信,力爭政府在疫情下,為幼稚園及幼兒中心提供支援。政府最終在四輪防疫抗疫基金,均有為幼教提供不同模式和程度的支援。然而,幼教的核心問題一日未解決,這些支援極其量只能解燃眉之急,不少幼稚園仍然是見步行步。教協過去與局方會面,以至在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中,均要求政府調高幼教基本資助,並全額資助全日及長全日制幼稚園,落實真正的免費幼兒教育,並加強支援幼兒中心,及制訂薪級表保障幼教薪酬等,只有從長遠政策著手,才能讓各類型幼稚園合理營運並有空間改善質素,毋須因一時疫情令學校發展遭受重創。

遲遲未公布方案 幼師薪級表進展中斷?

幼師薪級表是本屆政府的承諾,教協一直與當局商討並監察進度。教協代表除了定期參與局方會議,亦於2019年9月及2020年5月聯同多名幼師與局方會面,討論薪級表等問題,期間局方更曾提出過具體的薪級表方案。根據局方當時構思的方案,改革重點包括取消以中位薪酬計算資助、幼師可按薪級表每年增薪一點,但容許學校按個別教師工作表現,在該增薪點內彈性調節。討論過程中,教協特別提出彈性處理薪點引伸的問題,並爭取合理計算在職及轉校教師的年資。局方當時表示改善方法會循兩個方向:—是穩定校內教師,二是肯定教師經驗,但亦同時表明要維持幼稚園的靈活和彈性。

教協指政府曾提出可行方案,雖仍有不少改善空間,但確實是有進展。可是局方此後遲遲不正式公開方案,開始令幼教界憂慮會無疾而終。為此教協副會長葉建源於去年11月在立法會就幼師薪級表進度及過渡期津貼作出提問,趕及他辭任議員前提出最後一次書面質詢。局方回覆指正全面檢討幼稚園教育政策,包括就不同薪級表方案的可行性作分析,預計檢討工作於2021年完成。而當局近月回覆立法會則表示會於年中完成檢討工作。不過,幼師薪級表能否如期落實,業界仍存憂慮。

教協與幼教同工多年並肩爭取,2017年幼教終納入直接資助,資源投入亦倍增,但主要用於資助家長學費,未足以穩定及持續發展幼教質素。教協期望這次檢討工作能切合幼教真正需要,特別是本屆政府在政綱承諾「以提供教師穩定的工作和教學環境作理念的幼師薪級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