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納匿名投訴 違反公義 打壓教師
教協要求教育局收回改動

新聞稿 2021年5月27日

教育局自2017年9月1日起,在本港受資助的中小學實行「優化學校投訴管理計劃」,以校本方式處理涉及教師表現的投訴,在計劃下學校按教育局制訂的《學校處理投訴指引》(下稱《指引》,現行版本於2018年5月修訂)處理相關投訴。教育局於今年5月21日發出名為「教師專業操守」的通函,提及自反修例運動以來,局方及學校收到不少教師失德的投訴,為協助學校有效及適切處理,於是提供兩份附件供參閱:「學校處理投訴的注意事項一覽表」(下稱「一覽表」),及「學校調查報告範本和樣本」(下稱「樣本」)。「一覽表」列出調查原則、程序、提交報告時限及跟進等,其中最具爭議是更改匿名投訴的處理準則,及指定學校完成調查的時限等;而「樣本」提供了兩個由匿名人士投訴而裁決成立的調查報告事例,有質疑是變相制定規管教師社交媒體言論的準則,而該等準則並不合理。

教協強調,《學校處理投訴指引》涉及處理教師投訴的準則及程序公義,茲事體大,但當局沒有就修訂內容向教育界包括校長及教師團體進行諮詢,只透過「一覽表」及「樣本」便更改了指引的規定,過程黑箱作業,非但對教師日常教學帶來寒蟬效應,私人的言論自由亦被剝奪,同時也漠視學校處理匿名投訴的壓力和行政負擔,教協極度遺憾局方的做法,要求立即收回有關改動。

一、受理匿名投訴對教師不公

  1. 任何處理投訴制度都應該確保投訴及被投訴雙方得到公平的對待,亦須兼顧處理的效率問題。因此現時的《指引》第3段規定,學校一般可以考慮不受理四類投訴,包括匿名投訴、並非由當事人親自提出的投訴、已發生超過一年的投訴、資料不全的投訴。在匿名投訴方面,《指引》特別作了兩點說明:
    • 「無論書面或親身投訴,投訴人應提供姓名、通訊地址/電郵地址及/或聯絡電話,以便校方作出調查及回覆。校方如有懷疑,可要求投訴人出示身份證明文件以確認身份。如投訴人未能或拒絕提供上述個人資料,以致校方無法查證投訴事項及作出書面回覆,會視作匿名投訴,校方可以考慮不受理有關投訴。」
    • 「在特殊情況下(例如已掌握充分證據,或投訴涉及嚴重或緊急的事件),學校的中/高層人員可決定是否需要跟進匿名投訴,或作為內部參考及讓被投訴人知悉投訴內容,從而作出適當補救及改善措施。如決定無需跟進,校方亦應簡列原因,並存檔記錄。」

《指引》的精神是在一般情況下,校方是應該可以查證投訴事項及作出書面回覆的。從行政角度而言,若當事人提出實名投訴,學校才能直接向當事人索取證據及資料,以判斷投訴是否合理及成立。《指引》第3.7(i)段提到,學校有需要時應「聯絡或約見投訴人及其他相關人士,深入瞭解事件情況或要求他們提供相關資料」,但若投訴者身份不明,校方搜證時間便會大增,亦需額外人手審視資料的真確性,因此《指引》這個規定是合情合理的。

  1. 但新發表的「一覽表」改變了原有的調查準則,變成要考慮所有匿名投訴個案,即使校方最後認為無須跟進,也必須列明原因,存檔紀錄!尤有甚者,「一覽表」更規定:「除非投訴人明確表示同意……不應讓被投訴人知悉投訴是否屬於匿名投訴」!
  2. 我們不理解教育局何以作出這個改變。教育局聲稱涉及社會事件的投訴很重要,既然是重要,便應該更嚴謹地處理,而不是「求求其其」,連無法查證投訴事項也強逼學校處理。接受匿名投訴,變相降低投訴門檻,也減低了誣告的成本,局方新規定變相鼓勵匿名的惡意投訴,更削弱學校的自主權,對學校造成巨大行政壓力,對教師也不公道。至於不讓被投訴人知悉投訴是否屬匿名投訴的規定,更是荒謬絕倫!

實名投訴是普遍準則

  1. 事實上,就我們所知,不論是本地的教師或其他專業的規管機構,還是外國的教師規管機構,全部都採用實名投訴制度,而且一直行之有效。以本地機構為例,香港社工註冊局、申訴專員公署都有法例訂明不受理匿名投訴,前者更需要當事人在填寫投訴表格時附上誓章。實名制並不會減低就嚴重失德行為的舉報動機,證明其他專業規管機構十分重視投訴內容可信度(credibility)。【有關各機構的情況請參閱附件。】
  2. 反觀本港教育局,不但摒棄過往不接受匿名投訴的原則,近年受理大量針對教師的匿名投訴,參照過往經驗,教育局轉介匿名投訴個案時,往往不能向學校提供投訴人的聯絡資料,學校無法向投訴人取證,根本難以進行調查,令效率大減,行政壓力大增。猶有甚者,在教協過去處理的求助個案之中,有不少學校會因不跟進匿名投訴而感到受壓。舉例說,學校因匿名投訴無法找到投訴人取證,在沒有足夠證據下作出投訴不成立的結論。雖然《指引》訂明只有投訴人有權決定是否接納調查結果,若上訴更要提供足夠理據和新證據,但該等匿名投訴卻由教育局表明不接受調查結果,並要求校方對被投訴教師反覆進行調查,直至局方滿意結果為止。我們擔心,即使「一覽表」賦予學校有權決定是否跟進匿名投訴個案,但現實上學校隨時變成有責無權,在匿名投訴個案的處理上承受鉅大壓力。
  3. 教育局不僅不對其不合理做法加以反省,現在反而更通過「一覽表」的形式將這不合理的做法延伸到學校層面的調查,並提供「樣本」要求學校就匿名投訴作詳細報告,顯然是對教師專業的打壓。教協強烈反對教育局受理及要求學校受理「匿名投訴」。

二、不合理限時調查有違程序公義

  1. 「一覽表」要求學校接獲投訴後一個月內完成調查,不符現有《指引》的安排。《指引》第7段明文建議學校完成調查及處理上訴的時間分別兩個月,但局方一句「應盡快完成」,便將調查時間壓縮在一個月內完成,學校若要倉卒行事,有可能連搜證或給教師申辯的時間也不足,對於投訴人及被投訴人都不公平,而調查欠質素只會衍生更多爭拗,不合理限時將嚴重損害程序公義。

調查限時脫離現實  寛己嚴人

  1. 以專責處理教師行為失當投訴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為例,其在收到投訴後14天內確認是否立案,被投訴人則在操守議會收到投訴後計起有30天書面答辯時間,在正式聆訊前已經佔用了一個月時間。即使是英國的教師規管機構(Teaching Regulation Agency),機構調查及被投訴人答辯時間一般都需時至少一個月,本地的社工註冊局亦如是。
  2. 教協批評,當局壓縮調查時間不但有違程序公義,而且是「待人以嚴,律己以寛」。根據立法會文件(CB(4)924/20-21(01) 第22段),當局亦承認其在調查投訴時,由於「涉及多輪討論及要求學校提交補充資料,部份教師亦會因不同情況要求延遲提交申述,而涉及的個案數目多達過往的3至4倍,在本質上較複雜,爭議性亦較強。因此,部分個案用了頗長時間才能完成調查及採取行動」。可見教育局深明調查需時的道理,而事實上教協接獲的求助個案,局方調查一般都需時四、五個月以至更長,但現在卻要求學校一個月內極速完成,是罔顧現實,強人所難。

三、「樣本」變相定立規管準則  教師言論自由失保障

  1. 教育局通告夾附的兩份調查報告「樣本」,表面上供學校參考報告的形式,實際上也示範及變相定立了規管教師言論的準則。 「樣本一(a)」,個案中指控教師在社交媒體發布不當言論,但在證實網頁為非公開,相關言論亦沒有直接影響學生,也無證據該教師在日常教學散播政治立場或不當言論下,有關匿名指控仍然成立,個案屬行為失當。「樣本」中只提出教師須謹言慎行,卻無顯示要關顧或考慮教師個人言論自由的權利,裁決無需註明教師行為觸犯哪些準則或條文,亦無需列出判罰的衡量準則。
  2. 教育局提供的參考「樣本」亦欠全面,學校只有匿名投訴成立的樣本可參考,局方並無匿名投訴不成立的示例, 容易出現偏頗,做法並不恰當。

建議及訴求

  1. 教育局透過「一覽表」及「樣本」改動調查規定,是變相修訂了原有的《指引》,過程閉門造車,最終無論在原則上或執行上都出現很大問題,不但變相鼓勵匿名投訴加重學校行政負擔,亦令教師日常教學噤若寒蟬。教協要求教育局立即收回改動,任何修訂都必須先充分諮詢校長、前線教師及教育團體,取得專業共識才能正式納入《指引》。
  2. 新改動非但未能符合程序公義,教育局將匿名投訴的調查責任強行加諸學校,要求學校就聯絡不上投訴人的個案進行調查,不但令學校難以直接向投訴人了解投訴理據,妨礙調查效率,亦令學校無法按《指引》列明的要求,將調查結果告知投訴人,以及隨後的一系列上訴程序,令學校承受不必要的法律風險。因此,教協籲請學校沿用原有《指引》訂定的建議及原則,在一般情況下不受理匿名及未獲授權的第三方投訴。
  3. 教協一直倡議成立法定的專業議會,規管教師註冊及操守。教育局局長在去年12月亦曾表示「可與教育界討論長遠是否需要一個獨立機構負責監察教師」,但最終卻不了了之,令教育界極度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