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課堂教學回顧

教書人語 ■ 陳漢森

精英教育年代,老師講課、學生聽課做筆記,是主要的課堂教學模式,教具只有黑板和粉筆,最主要靠老師一張嘴,沒有「教學法」。學生都是「精英」,上課不專心、打瞌睡,是不長進的表現。

到了普及教育年代,老師在課堂面對大量「非精英」學生,單憑一張嘴、粉筆和黑板,很難令學生安份地聽課,課室秩序問題隨之而生。面對「失控教室」,教師要謀求對策,尋找有效「教學法」。老師由頭講到尾的一言堂,被視為課室失控、教學低效的根源,必須改變。其實有料有橋的老師,講課可以很吸引,能啟發和激勵學生,可惜數量不多。

除了一張嘴、課本、黑板粉筆之外,很多老師開始在課堂較多提問,著學生做工作紙。陸續出現的教具還有幻燈片、錄音機、高影機。九十年代初開始在課室安裝電視機,可以播放錄影帶;九十年代中開始有電腦和投影機,在屏幕播放簡報開始出現。同時「教育改革」浪潮漸興,向教師問責,要求課堂教學有成效,不放棄一個學生,照顧學習差異、學會學習、自主學習……經過20年發展,電子教學漸漸成熟,不少課堂上,師生通過平板或手機,直接處理雲端資料進行教學。

現在的課室,再看不到老師由頭講到尾的課了,即使不用其他工具,也會用不停提問來帶動教學。由老師主導的課,一般用簡報的圖文短片帶動,輔以講解、提問、回饋、做工作紙、角色扮演等。近年越來越多的課堂,是「分組討論匯報」模式,把課堂還給學生,精講多練,培養學生自主學習等等。兩種模式,各有優點,要做得好,教得有成效,都不容易。專業教師宜兩種模式都兼用和熟習。

 


陳漢森 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畢業,退休中學教師,中大優質學校改進計劃榮譽學校發展主任。曾長期擔任教協學術部理事,為現屆教協監事。在報章撰寫教育專欄多年,著作有《失控教室》、《課室管理》、《班級經營》、《有效教學》、《教好中文》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