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暈開了結局 —— 續賞方文山〈青花瓷〉

風檐展書 ■ 葉德平

「月色被打撈起,暈開了結局」——青花瓷等到了天青色,而我也終於等到了你。月色倒掛粼粼湖水中,給小雨輕輕敲打著——初見總是如斯美好。方文山〈青花瓷〉之美,在曲式,在歌詞,在淡淡的國風意境。

冉冉檀香透過窗,心事我了然。

「紅袖添香夜讀書」,讀書與焚香,從來都是最佳伙伴。江西詩派三宗師之一的陳與義,曾著有〈焚香〉詩一首,寫明窗淨几之前,點一爐香,靜靜地讀一本書。爐香洗滌心靈,煩惱隨清煙「悠然凌空去」。

筆者也喜歡焚香讀書,除檀香外,最愛安息香。唐筆記小說《酉陽雜俎》載安息香原產於波斯國。安息其實是古波斯地區的一個王朝,位處於絲綢之路之上,是中亞與中土之間的商貿中心。安息香則是其樹所結之樹脂,具有藥用價值,有開竅活血之功。夤夜讀書,一爐清香,既是風雅,也能一洗昏沉,讓注意力再次集中。

宣紙上走筆,至此擱一半。

心事被檀香勾引出來,宣紙上的仕女圖停頓了。這畫龍點睛的一笑,我決定要私藏。

宣紙與湖筆、徽墨、歙硯並為「文房四寶」之最,身上有著千古文士的身影。它產於安徽省宣城市涇縣,由於其地手工出眾,故以府治為名,號曰宣紙。從《舊唐書》的記載可見,自唐玄宗天寶年間,宣紙已是宣城特產。從此,「宣紙」也成為了「高級紙張」的代名詞。由稻草到青檀皮,再把二者摻和使用,宣紙的韌性與綿柔度恰到好處,潤墨效果也達至巔峰。在無數的書畫作品的加持下,「宣紙」意象已不能以一二詞說明。方文山巧妙地運用「宣紙」,配上下句的「仕女圖」,把〈青花瓷〉的厚度與美度極致地表現出來。

【編按】副題為編者所加。

 


葉德平 香港歷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文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