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與引力之間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最近中國共產黨慶祝建黨一百周年。一些學校和老師希望能夠實事求是介紹這一百年裡的中共事跡,但又遇上難題。怎樣介紹好呢?引用甚麼材料好呢?如果只用官方的材料,也許會偏於一面;如果用坊間的其他材料,即使是史實,但會否被人舉報?他們想呀想呀,又回到原先的問題:如果沒有高層的要求,是否不介紹還好?

我也沒有固定的想法,因為不能一概而論。首先當然要視乎是哪一個級別的學生,高中、初中的程度不同,吸收能力和興趣也不一樣,只能按具體情況而度身訂造了。

對於高班的同學,我嘗試過這樣的方法:既向同學們推薦官方的讀物,也介紹坊間的版本。不過,後來又有人投訴,為甚麼選擇的坊間版本多是「抹黑」的?

其實,那些只是親官方的聲音,旨在形成一種「只准報喜不准報憂」的壓力。我想了想,有辦法,隨時可以把壓力變成引力。

辦法很簡單,只要選擇由官方或官方也不否定的人物撰寫的材料就可以了。關鍵是他們的材料真的實事求是,用已經得到驗證的事例,通過說情說理的方法與讀者見面,那就行了。

例如,官方只歌頌毛澤東,但卻忽略了中共創黨時的主要領導人陳獨秀,至今仍未為他正名,更遑論平反。那麼,不妨讀一下唐寶林的《陳獨秀全傳》。作者是在中國社科院的體制內受命研究陳獨秀的人,有機會接觸大量原始素材,結果發現官方有很多對陳獨秀不公的評價,於是慢慢積累材料,找尋適當的機會,用「中國特色」的方法出版。

讀者在書中不單看到真實的陳獨秀,也看到中國共產黨創黨初期的內部實況。而這本書,也可以在內地出版,怎能說是「抹黑的材料」呢?

還有鍾沛璋的《與江澤民一席談 —一個老共產黨人的世紀思索》。他是江澤民的同學,後來出任中共中央宣傳部新聞局局長,還應邀到中南海向江澤民直言中國的問題。書中最精彩的部分是中國必須政治改革的章節,而這書又是公開出版的。

可見,中共黨內也有開放的聲音,只是強弱有時而已。所以,努力尋找,深入發掘,然後化為適當的教材,為的是建立多角度的求實精神,那就不怕刻意的挑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