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學潮響起各級縮班警號 九成半學校促政府推穩定措施

本報記者

 


退學潮觸發縮班的後遺症令人憂慮,除了一年級首當其衝外,教協的調查發現,今年9月新學年至少有7間小學的小二或以上班級也被縮班,情況十分罕見,更破壞學校原有的班級結構,若高中縮班裁減教師更可能影響開科數目,加上退學潮不限學校類別,若出現惡性競爭搶收學生,將扭曲教學生態,甚至出現學生「上移錯配」的惡果。面對這次退學「新常態」,教協促請當局及早與學界商討穩定措施,為學校開班及編制人手建立穩定的「安全網」。

過去,學齡人口變化一般可按出生數字及地區發展作推算及規劃,而教育局審批開班數目基本上是在小一及中一,學校獲批的班數都能以「六年一貫」的方式運作,以維持「學校核准班級數目和常額教席的穩定性」。惟這次跨境生及移民觸發的退學潮,並不限於學年、年級和地區,更遍及不同類型學校,對學校規劃和發展帶來不少震盪。

三份一校長表示「移民/留學」是退學主因

教協接獲不少學校反映對退學「新常態」的憂慮,為了解學校受退學潮影響的深廣度,從而促請當局對症下藥,上月向全港中、小學校長發出問卷調查,期間共收回183份有效回覆,小學及中學分別佔130間及53間。在回覆的130間小學中,近三成流失多於21人,其中3間更流失多於50人,有一間規模較小的學校,退學率多達兩成以上。至於退學的原因,三份一校長表示佔大多數是「移民離港/到海外升學」,其次是「搬屋」、「跨境生選擇留在內地讀書」等。

小二或以上年級縮班情況罕見

根據學校月前收到的2021-22學年「開班信」,逾兩成受訪小學來年小一將會縮班,分佈全港14區。值得注意的是,過去因退學需在小二或以上縮班的情況極其罕見,但調查發現有7間小學承受這方面的衝擊,當中有4間更面對小一及小二或以上班級同時縮班。由於「開班信」是按學期初「點人頭」來計算下一學年的班數及編制,換言之,近月退學的「後遺症」將在今年9月開學後「結算」,並在2022-23學年的「開班信」反映出來。調查顯示,逾六成半小學擔憂或非常擔憂2022-23學年小一縮班,逾五成半更擔心連小二或以上也要縮班。

近三成對中一收生感困難

相對於小學,中學回覆的數量較少,而受退學及縮班影響暫時亦較少。調查顯示,近6成受訪中學的退學人數在10人或以下,另有3間「零退學」,而退學51人或以上的中學則有1間;另有一所中學表示下學年的中一需要縮班。與小學情況相若,受訪中學同樣是以「移民離港/到海外升學」佔大多數,超過4成表示佔大多數學生以此理由退學,其他退學原因包括:轉讀其他非文憑試課程或選擇就業等。雖然中學問題暫時較小,但校長對未來可能出現的縮班壓力不無憂慮,例如超過3成半預計下學年退學人數會增加,近3成對能否按開班信收取足夠中一學生感到困難或非常困難。同時,近3成半擔憂或非常擔憂2022-23學年中一要縮班,有3成更擔心中二或以上也可能縮班。

避免惡性競爭惡果重現

教協對退學潮引發的縮班甚至殺校危機深表關注,正如調查顯示,不論小學或中學,超過9成受訪學校皆認同政府應積極與學界研究對策,以穩定教學發展。除了退學潮外,根據統計處的最新數字,出生人數已由2016年的60,856人,逐年下降至2020年的43,100人,學校未來面對的收生及縮班壓力將更大。會長馮偉華強調,教育局及早與學校商討穩定措施,停止政治干預教育,改善教學環境,讓學校及家長安心已是刻不容緩。他促請當局汲取教訓,避免學校過去因縮班殺校的危機,而出現惡性競爭,老師被逼派傳單、搶學生,以及學生「上移錯配」等惡果重現。

副會長葉建源形容退學潮引發各級縮班的隱憂已響起警號,特別是現時的移民潮或許只是開端,疫情何時受控也難料,政府必須在問題惡化前預先做好規劃,例如教育局過去亦有因應人口下降在中小學推出紓緩措施,較近期的例子是由上學年起,小一年級如在「點人頭」後需要縮班,批班準則可由25人一班下調至23人。他建議有關的紓緩措施可再放寬人數及適用於小二或以上縮班的情況。

> 有關記者會及新聞稿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