載著SEN的巴士藝術展覽

封面故事 ■ 本報記者

「藝術,令人的思維改變,令人有多點可能。」

 

遊走畫廊、博物館、社區、報紙等創作媒界的藝術家白雙全,曾被《AAP》藝術雜誌選為五位亞太最傑出藝術家之一,過去兩年策劃《藝術有Sense計劃》,籌備不同工作坊,與SEN(特殊教育需要)學生運用紙張、陶泥等物料創作。對白雙全而言,不論茶餐廳、巴士、教室,找出情景,發揮藝術,這就是創作。

「做SEN的計劃,同做《明報》的專欄項目一樣,訓練觀眾的語言——視覺語言。」

上月尾,白雙全與資深策展人梁展峰租借經典「熱狗」巴士作展覽場地,展示SEN學童創作成果,讓公眾跳出語言思維,走入視覺主導的SEN世界。藝術不只重視成效,紓緩情緒或改變行為,團隊更重視創作過程,作品與學生自身對話,尋找藝術的創意。

SEN是多樣性

創作是一人之境,展覽需要團體配合,一切從了解開始,細節中入手。

策劃展覽的梁展峰指:「西方社會傾向講SEN是神經多樣性,不是疾病,而是多元化、差異的表現。」 展覽文字,他特別揀選Open Dyslexia字體,方便讀寫障礙的小朋友閱讀。

不少SEN小朋友喜歡巴士,愛好巴士的網絡和規律。團隊租用古董珍寶巴士,展出SEN工作坊的創作成果,並將展場帶到香港各區,遊走郊野草地與城市古蹟跟公眾分享。

■ 策展人梁展峰

 

工作坊中,SEN學童和家長在房間拉上彩帶,寓意空間的存在。梁將色彩繽紛的彩帶概念帶入巴士內,令侷促的「熱狗」空間恍如嘉年華。梁重視參與和溝通,展覽有材料給小朋友自行創作,用彩色物料為空間畫上圖畫。經過動手做的過程,「小朋友就好願意跟你分享,我做過甚麼,這就是創。」

開不了口的觸感

SEN小朋友未必擅於用言語表達,部分也有專注力不足。白雙全設計課程,製作集體的場景,令小朋友用感官先行,感受自己情緒,領悟藝術世界。

傳統的藝術工作坊,多為「對答過程」,參加者需跟隨導師步驟,「我們想引導學生,回答自己,經驗自己,我們留意每個環節,盡量將創作時間拉長。設計程序中,將熱身的10分鐘,再延續在創作之上。」

藝術家白雙全 ■

 

他強調熱身與創作同樣重要,可打開學生的心扉。「撕一些寫上數字的紙放在地下,如隨機加上的數字是9,要學生在紙上畫上小狗。結果他們有很多話想說,用遊戲,讓他們有不同的經驗。」

人同此心,不論SEN學童或成年人,靜靜坐定不容易。他特意於工作坊,創造「視覺張力」的環境,利用物料作媒介,吸引學童注意力 。

創造視覺張力

白雙全對陶泥工作坊印象最深刻,觸摸物料過程,令學生由跳跳紮紮,變成藝術人。「學生來到就推倒所有椅子, 亦掹走所有用膠紙貼好的標示,並將顏色調來調去,藝術家走入課室,立時呆了。」

藝術家唯有請社工協助,跟學生玩遊戲冷靜。原來是繪畫課,他們改為陶泥課。學生拿著陶泥搓來搓去,老師準備一個大紙箱,學生將陶泥撻上箱上。「由一個人的創作,變成全部人創作,他們感受到作品同其他人有關係,前面很大的泥山,變成很大的吸引力。這叫做視覺張力。」學生被巨大的泥山吸引,「只要我們放少少東西上去,例如放泥燈塔,其他創作就生出來,學童放上自製泥車、放上泥橋、放上泥飛機。只要有足夠空間給予想像,就有創作。」

白憶述,學生與陶泥溝通,變得平靜,專心創作。「陶泥成為學生的延伸,只要摸著泥,感受到溫度傳到泥上。」
創作不困難,但需要方法。創作後,學生滿意成果,並向家長解釋泥山的故事。

藝術的公因數

梁展峰認為:「社工覺得藝術工作坊,有清晰功效,可紓緩情緒,因為通過活動,小朋友有情緒和思想的專注。站在藝術家角度,重視的是創作過程,啟發想像,不是效果,並無目的性,亦無數量性的評估,才有創意。」

身份無礙創意,藝術亦無高低。

白雙全遊走於高檔藝術為主的Art Basel,到SEN學童的社區藝術,他認為工作坊是「一個好好的創作,我的創作是處理一些情景。」

「這情景放在博物館或Art Basel,就叫作高檔藝術,放在社區中心叫做low art(通俗藝術)。情景處理得巧妙,就有滿足感,所以跟我的高檔藝術並無分別。」

「藝術的定義可能浮動,但某些元素是共通。我們見到空間中,哪些能夠吸引觀眾的注意力,令觀者有反思。」
引發SEN學童興趣,用視覺了解世界,多反思,多點創意,正是藝術教育的初衷。

下一站 展覽

白強調為SEN學童設計工作坊,用在一般學生身上亦會成功。他們團隊將繼續為SEN學童開辦工作坊,從事創作。而下年中,將舉行大型展覽,展示小組成果。

白笑言:「我們要向SEN同學仔學習,他們好直接,表達自己,不會考慮太多。」

白和梁的團隊找到SEN學童的語言,從視覺為先,感受物料的溫度,創作的質感。他們希望再花一年時間,為不同類別的SEN學童,度身訂造工作坊,令他們了解藝術的樂趣,重新認識自己,發掘多樣性的可能。

 ■ 陶泥工作坊

 ■ 巴士內掛滿彩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