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志成:教學領導的五個理解

很多時與校長朋友們傾談,他們都想學校多些教學領導,使教學得到改進,學生學得較有效。翻查本欄文章,在2012年已寫了觀課與培育教學領導系列(603 – 606期《教協報》),就甚麼才是好課做了較仔細的分析,其實有一些有效課堂學習的基本理解,不能在一堂課內的環節及表現上顯現,需要重。

﹙一﹚理解教師

這裡不是說要擁有一切優秀條件才能成為教師,而是如何適應兩個「轉變」。一是當面對學生學習範式與自己的經驗經歷不同時,能否適應?教師算是教育制度下的成功者,如何理解大部分學生是失敗者(如以升大學為標準)的學習?二是如何適應學習環境、條件、制度、課程的改變,有時資源豐富了,多了新資訊科技設備,學生多了其他學習經歷,教師反而不想適應轉變。

﹙二﹚理解學生

我們很容易就可把學生分為「強、中、弱」不同組別,都是以學業及測考成績劃分,大抵歸因於智能上的差異,及不夠勤奮專注,這種粗疏的理解是有效學習的致命傷,前者是因為愚鈍,所以學不明、學不到,對他們也沒甚麼要求,教少些,隨便教也差不多;後者是因為懶惰,學習失效是學生自己的問題。這些理解也是經驗累積,但若能多一些理解學生學習的難處,教學會較有效。有些是學習上「消化不良」,上一階段的學習根本未學到,或太多太雜,又要強記硬背;有些是「習得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在長期積累學習失敗後的本能反應,放棄與逃避,所謂第三組別的弱學生學英文時最多此種情況;還有「孤立無援」,弱學生不知從哪裡可以在學習上得到幫助,這不是指沒錢補習,或自己不願找老師、同學幫助,而是整個氛圍沒有起互相促進學習的作用。

﹙三﹚理解目標及課程

這應是科目教學領導的最專業責任,卻很難從一堂課上觀察出來。有時,教師不斷說話講解,在趕教,學生不停接受似明非明的訊息,大家都知道是學不到的。此種情況在沒人觀課,或在臨近考試前更常見。在第一、二組別的前列學生可能應付得來,教師讀說一篇,也就是教過了,反正都是要自己努力。與教師討論時,大家都明白,卻又眾口一詞說是學校及課程的限制及要求,要「教哂書」。此所以科任領導對課程的目標和知識非常重要,甚麼要教?怎樣自學?都要靠其判斷,更能理解不同進度的學生或班級是要容讓差異;既要照顧差異,又要標準化課程,「灌」教科書上同量資料內容,及統一考評要求,只會顧此失彼,學習自然低效。

﹙四﹚理解教學策略

這本來是教育文憑課程的基本功,應是教師滾瓜爛熟的,即甚麼課題內容應如何教的問題,不過可能上課節數多,工作量大,我們都交給教科書作者代辦,而且過往亦甚少互相觀課觀摩的機會及時間,向校內教得好的教師學習,及討論甚麼是好教學,也就只能各掃門前雪了。其實絕大部分教師都喜歡觀「好」課,近來很多機會到國內外交流,或到其他學校分享,都有得。不過很多都是某一類學習理念或策略的展示,在特定環境或某類別學生中最適合,而不一定能有效轉化;最重要的仍是在增長見識知識之後,在校內教學領導帶領下,有焦點的針對哪些科目、哪類學生用甚麼策略,達致甚麼學習目標。

﹙五﹚理解評核

如學生學習目標是提升公開試成績,教學領導要理解試題及考評要求,是最基本的。只多提兩個概念,一是教或學甚麼與考甚麼是否吻合(align),即考試的效度問題,例如在課堂上有很多思考探索式活動,考試卻又以記憶背誦、標準答案為主,就沒有效度。另一個概念一定要掌握的,就是評核是為了學習(assessment for lear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