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浩暉:「不正常」的教育

最近陷入一段迷思,創意教育的「創意」實為何物?

「創意」理應是漫無邊際、沒有任何框架、天馬行空的想法,不少科學家未成名的時候,他們的思想正正是別人眼中的不正常思維。其實創意與不正常只是一線之差。

今天,香港希望大力發展創意教育,姑勿論是否為了巧立名目,以供教育質素評估的考量,還是發現本港學生的創意能力不足,我們有需要檢視推行創意教育的時機。不少學校近年積極響應教育當局的呼籲,把創意教育列為學校關注事項,而於中學時期才推動創意教育,會否為時已晚?學生由兒時的天馬行空思維,歷經幼稚園、小學的洗禮後,他們的自由思考或已消耗殆盡。當我們想大力發展創意教育的時候,回歸根本,是否要把相關的資源投放至幼稚園或初小的時期,以擴大學童思考的框架?

創意教育,顧名思義是一個沒有正確答案的教育,今日讓過往一直受有正確答案的教育者去施教創意教育,又是否真的適切呢?學童往往有無限的創意,但經歷過一次又一次被評為「不可行」、「不合理」的評級時,他們的創意,漸漸調適於固定的社會框架內,這正正是香港學生缺乏創意的根源。

我們過往成長的經歷,亦是被一層又一層的框架所包圍,我們難以適應天馬行空的答案。不過,作為一個創意教育的推動者,我們便要學習如何不再扼殺學童的創意,今後,就讓我們也成為一個「不正常」的教育者吧!

今天我們推行不正常教育是不正常,還是我們一直也活於一個不正常的教育世界中?

(作者為教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