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春梅:毅行者之一

從認識、接觸及參與毅行者的活動,說來已差不多二十年了。一直以來都充當支援的角色,由支援同學、同事,到後來支援學生,我感受他們的辛勞、毅力同時,也曾問過自己:我,可以捱得過這100公里的旅程嗎?

朋友、舊生們,但凡曾經毅行的都希望我可以成為「毅行者」,他們總說:「一生人,總要讓自己試一次毅行。」在我而言,要成為毅行者並不簡單,要學校批准、成功抽中,然後練習,突破自己的體能……。

還有,最重要的是毅行時的心理質素,我是很了解的。作為支援者,我曾陪伴他們練習,我能走最長的一段路程只是麥理浩徑的七、八段;大幅度的上山下坡,足叫我一雙腿痛不欲生,我如何從第一段開始?

作為老師、他們的支援者,我曾經鼓勵小朋友,只要肯堅持,困難是可以跨越的。今日,他們重複使用我鼓勵他們的說話來「逼迫」我報名,出席及完成;我,似乎沒有任何理由、藉口推卻;唯可盼望的是抽籤結果沒有我的名字,我才有一線生機。

2014年,舊生會一班小朋友採用了「漁翁撒網」式的報名方法,我終於中籤,成為了隊長,不能換掉的隊長;我必須聯同大家走畢這一段旅程,完成他們口中人生必做的一件事。不能逃避的一次旅程,卻又是戰戰兢兢的;要硬著頭皮去幹的感覺,感覺多新鮮刺激。

(作者為教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