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不同的菜香

圖/文:小魚

小孩子總愛挑吃,一百零一個藉口不吃茄子不吃苦瓜不吃青椒。有時大人也是,不過長大了包容了好像領悟了——茄子變得香軟,苦瓜忽然甘口,青椒爽脆有益。可是有幾種綠色東西,有人還是受不了,香荽啦香蔥啦香芹啦,越香就越嚷要走,例如「走青,唔該!」

茼蒿也香。那些如菊花一樣美的,就是茼蒿菜的花。

那趟農莊之行,碰巧茼蒿春播留種,黃白相映,開了一片花海。茼蒿,菊科茼蒿屬一年生草本作物,原產地中海,據說南北朝經海路傳入。茼蒿二字,廣府話多讀塘好(好讀陰平)。而我呢,從小到大,蒿字我讀噢(陰平)。有次買茼蒿時,菜檔阿姨反問:你說甚麼?哎唷,真是的。

早前回國內探親,在一間東北菜館點了茼蒿,炒菜端上來,卻是我們叫慣的皇帝菜。聽親友說,內地某些餐館菜單上的茼蒿,其實都是皇帝菜。我們南方的茼蒿,葉闊梗短,食菜葉為主;而皇帝菜本名是蒿子杆,日本叫春菊,葉細梗長,脆嫩鮮綠。兩者一南一北,食味迥異。

正因為香,茼蒿並非人人接受。海外一位前輩告訴我,小時候吃火煱,家人分作兩大陣營,吃茼蒿和不吃的。不吃的覺得茼蒿有股木虱味,反對跟別的蔬菜一同下鍋,茼蒿必須殿後。嘿嘿,以木虱形容菜味,有點匪夷所思。

冬夜圍爐,火煱湯裏芸芸時蔬,茼蒿的香,最是與別不同。

 

(2015.02.11 《教協通訊》  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