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監管自資課程
培育本地人才 保障學生權益

教協會就自資專上教育的管治及質素保證提交的意見書

2015年2月7日

行政長官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中表示要「優化人口、創建未來」,又指出足夠及優質的人力資源,是香港社會和經濟持續發展的首要條件。很可惜,整個施政報告中有關教育方面可謂乏善足陳,而大專教育更是聊勝於無。香港作為已發展的地區,工資成本較發展中的地區高,要發展經濟,難免要傾向高增值產業。在現時本港基礎教育已有一定水平下,大力發展高等教育是必然之路。

事實上,政府亦知道培訓人才的重要,但相當矛盾地,又不想增加開支,以讓更多學生入讀資助學士學額,於是近十年來便著力推動自資專上教育。遺憾的是,不是當局監管院校不力,令醜聞頻生;便是課程認受性不足,畢業生出路大受影響!自資專上教育在日趨商品化、市場化下,不獨莘莘學子要承受惡果,還押上了香港的未來。到最近發生的城大賣盤事件,更是專上教育界的惡夢。

政府已不是第一次就自資專上教育做顧問研究報告,教資會於2010年亦有就整個專上教育界別委託顧問公司做了《展望香港高等教育體系》的報告,報告提出多達40項建議,單就與自資專上教育方面的有近10項,可惜政府「意見接受,態度照舊」,尤其對於報告建議成立一個獨立監察機構方面,更是諸多推搪,意圖開脫政府作為監管的角色。教育並非商品,政府絕不能因自資院校是自負盈虧便撒手不管,任由院校自把自為,令學生淪為犧牲品。為維護教育公平性,確保教育質素,政府決不能卸責。教協會的建議如下:

1. 成立獨立監察機構 加強對自資院校

現時由八大院校開辦的自負盈虧副學位課程,由聯校素質檢討委員會(JQRC)負責監察,但其運作機制近乎「自己人管自己人」;另外,審批權亦僅限於課程設計,至於院校的收生人數、設施和行政管理是否符合標準則不在審批範圍內。至於八大以外院校所提供的自資課程,則由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HKCAAVQ)負責監察及評審,但只流於「紙上評審」,日常監管欠奉,質素難以保證。因此,成立獨立的單一監察機構,既可加強及統一課程的審核程序,亦可避免角色衝突,提升院校管治水平,令課程質素更有保證,畢業生獲僱主的認受性亦有所加強。

2. 確保自資銜接學額的連貫性

入讀副學位的學生,不少都期望可以更上一層樓升讀學士學位。可惜,資助銜接學額只得5,000個,加上自資經評審的本地銜接學額約6000個,相對現時每年近3萬名入讀副學位的畢業生,仍是僧多粥少。本會認為,政府有必要制定長遠政策,至少增加資助銜接學額至佔副學位畢業生三成。另外,政府亦應建議院校在訂立課程時,就課程作至少三至五年的規劃,確保其穩定性及延續性,提高課程的透明度。

3. 為自資院校提供按額資助

自資副學位課程是屬於專上教育一部份,但個別院校設施極度簡陋或不足,與中學相差不遠,這根本未能滿足學生需要,而政府亦未有訂相關法例作嚴格監管。政府即使會向院校貸款興建校舍,但仍無可避免出現「學費供樓」的情況,可用於課程及學生發展等的資源相對短缺。故此,政府應承擔院校部份的開拔費用,以確保院校設施達到一定的標準,同時給予院校毎名學生30,000元的按額資助,以支援學生發展服務及課程開支。

4. 修訂過時法例 釐定學費機制

現行法例並沒有對自資課程的學費水平設限,加上課程是自負盈虧,院校可自行釐定學費及加幅,局方無權監管。最近施政報告指部份自資院校出現「水浸」,政府亦只能「呼籲」希望院減收學費。另外,鑑於現時監管自資院校的條例部份已不合時宜,當中包括部分院校是以規管中小學為主的《教育條例》頒授副學位,部分則是根據《專上學院條例》頒授。因此,政府有必要盡快檢討現行所有有關專上教育的相關法例,與時並進,在院校的管治、收生、頒授學歷資格及釐定學費等各方面作出有效監管。

5. 課程認受性不足 影響就業

正因為監管不善,令不少僱主質疑自資副學位課程的質素,認受性大打折扣。為了改善工商界對副學位的偏見,政府應增加職位空缺,以招聘副學位畢業生,同時修訂一些公營職系只涵蓋高級文憑的條款適用至副學士,例如現時津貼學校教師有高級文憑及文憑的入職及計薪條款,副學士的部分卻沒有入職點及計薪方法。政府亦應在工商界加強宣傳,提高副學位的認受性。

總結

本會就上述提出的多項建議,均為大專界的共識,亦已爭取多年,但無奈政府對於意見莫衷一是,依然故我,繼續緊守「積極不干預」的原則,任由自資專上教育沉淪下去。若果政府不糾正現時對於自資專上教育的方針,並重新審視教育作為投資而非開支的心態,即使每隔數年再做顧問報告、各界再提出任何建設性的建議,也只是徒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