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樟樹

圖/文:小魚

  最近又重看吉卜力動畫〈龍貓〉,有一段很喜歡:小梅在樹洞醒來不見大龍貓,後來樹洞亦消失了,姐姐皋月和爸爸也跑來,都尋不著。最後小梅爸爸帶他們繞到參道,拾級來到一座小庵,庵後有一棵大樹,爸爸說:是大樟樹呢。父女三人一起仰望大樹,雙手合什,爸爸對大樟樹說:「小梅受到你照顧了,今後也請多多關照。」這一幕,好安靜好舒服。

日本自古有八百萬神的說法
,如今他們對大自然,仍然守著感恩敬畏的傳統。曾幾何時,我們所謂禮義之邦,都心存敬畏,不是一味求財納福。

香港也有大樟樹,最老的兩棵,一在大埔社山村一在大嶼山沙螺灣,都上四百歲了,胸徑不只兩人合抱,牠們都在郊外,而尖沙咀海防道的樟樹群,或許更多人認識。

某年中學暑假,每天要經過海防道,幾分鐘的腳程,卻很難忘。記得有天清早,剛下了一陣雨,風裡還吹送水點,抬頭望見無數光柱穿過樹頂,在半空掩映不定,或許是雨濕或許還早,鳥鳴的廻聲特別響亮。那刻驚覺,長長的海防道給十多棵參天濃密的大樹嚴嚴蓋住,後來才知道那是樟樹,共十二棵,已有一百三十歲,舊英軍軍營留下的。身處尖沙咀鬧市,竟有此野趣之地。

「海防道上的那排樟樹,沉靜地站在街道的一旁,像一列翠綠的拱廊。碎碎的陽光,穿過青蔥的樹梢,散落在地上,已經是一片美麗的風景。」—— Tale

這幾句是早兩天朋友趙生投來的。對!真如翠綠拱廊。〈海街女孩日記〉裡鎌倉有櫻之隧道,嗯,我們也有大樟之廊。於是,我想起那年暑假,想起那年在「大樹伯伯」專欄也寫過海防道的樟樹,正是碎碎陽光,散落一地。

小梅害怕姐姐和爸爸不相信她看到龍貓,爸爸安慰她:「妳遇見森林的主人,運氣非常好,但不是每個人都有這麼好的運氣啊。」

還好,運氣不錯,樟樹依舊如昔。

 

(2015.11.12 《教協通訊》  副刊)

>> 昔日《教協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