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花素潔的蕹菜

圖/文:小魚

每處地方總有一、兩樣物產可以自豪的,蕹菜 (通菜) 就以新界的塱原最著名了,一如川龍的西洋菜,當年鶴藪的鶴藪白 (白菜)。塱原一畦畦綠油油的水田,夏天種蕹菜,冬天改種耐寒的西洋菜,兩季輪流交替。

清初屈大均南歸五嶺,著有《廣東新語》,提及當時廣州西郊,每處池塘劃出十分之四,作為蕹菜浮田,浮田是「以篾為之,隨水上下」,到冬季則拆去浮田,改種唐芹 (水芹)。

本地食用唐芹相對較少,大多改種西洋菜,西洋菜性偏寒涼,最能中和熱氣,自然是羊腩煲和火鍋的好搭擋。

來一碟鹹蝦炒蕹菜,務必趁熱舉箸,好趁蝦醬飄香,白骨蕹菜卜卜脆。冬日寒天,是蕹菜時令,啖菜之餘,到農田走走,還可觀賞它素潔的白花。部分蕹菜品種,白花中央呈紫紅色,它屬旋花科,霎眼會以為是牽牛花呢。

(2016.02.17 《教協通訊》  副刊)

>> 昔日《教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