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剪春韭 

圖/文:小魚

《詩經》裡只有韭而無蔥。《豳風 ‧ 七月》:「四之日其蚤,獻羔祭韭。」韭菜和羔羊是古人於仲春行開冰之儀的祭品,用來恭送司寒神祇,一束春韭在古人眼裡可不簡單。

韭菜是尋常菜蔬,春韭更是人間美味。杜甫詩「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粱。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那是廿年不見的摯友衛八的款待,舉觴夜話,不免滄桑,詩人咀嚼新鮮韭菜,一肚子暖心情誼。

韭菜味濃,不配肉膾又似欠缺甚麼。廣州的大馬站煲,是韭菜火腩豆腐鹹蝦的奇妙結合,真真不錯,韭菜花牛肉、韭黃炒鱔餬、韭菜餡餅也很好吃。

照片中的球狀韭花已開到荼蘼,每顆白色子房裹藏著黑色種子,韭菜的花也很美吧。

(2016.03.22 《教協通訊》  副刊)
>> 昔日《教協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