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華教育基金

第八屆「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

【司徒華教育基金主頁】 

《宗旨》

1. 表揚努力奮鬥,克服困難,達成學習目標的學生;
2. 表揚有愛心,在教育學生的過程有感人經歷的老師;及
3. 表揚具教學熱誠,重視育人的精神,積極投入教育事業的新晉老師。【第八屆新增組別】

 

《提名資格》

學生:凡於香港幼兒中心、幼稚園、全日制中小學及特殊學校、大專院校全日制或兼讀制肆業的學生,符合基金宗旨第1項者,皆可獲提名表揚。

老師:凡現於香港幼兒中心、幼稚園、全日制中小學及特殊學校、大專院校全日制或兼讀制任教的在職教師,或曾任職於上列院校的退休教師,符合基金宗旨第2項者,皆可獲提名表揚。

新晉老師:凡現於香港幼兒中心、幼稚園、全日制中小學及特殊學校、大專院校全日制或兼讀制任教的在職教師,任教年資不超過5年,符合基金宗旨第3項者,皆可獲提名表揚。【第八屆新增組別】

 

《獎品》

每位獲表揚的學生或老師可獲獎金一萬元及獎狀;其提名人可獲教協書券或購物券三千元正。

《截止提名》2019年5月31日

《查詢》2780 7337 教協總辦事處 丁小姐

 

司徒華教育基金,由各界捐款得以成立和延續。期望各界繼續支持,延續薪火相傳的精神,發掘更多好老師好學生的榜樣:

  • 直接存款入基金專用戶口:匯豐銀行 015-833213-001
  • 寄支票往九龍旺角彌敦道618號好望角大廈8樓「司徒華教育基金」收

支票抬頭:(中文)司徒華教育基金(英文)Szeto Wah Education Fund
凡捐款港幣一百元或以上,可申請免稅

第六屆「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 得獎者故事 –
王惠珠老師

【司徒華教育基金主頁】
第六屆「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 / 好老師得獎名單

守護學生的天使

王惠珠老師
任教天水圍循道衛理小學

◎王惠珠老師(右一)

王惠珠老師從事教育16年,視教育為生命的事業。課室內教育學生,課餘亦時刻掛念每位學生。王老師說:「我是學生在學校的媽媽,白天的工作是幫助學生解決問題,下班後,怎可拂袖而去呢?我是她們的班主任,我有責任令孩子獲得溫暖。我看到學生的問題,不可視若無睹。」

王惠珠老師是位稱職的班主任,愛與孩子共處,了解他們的心情。平日空堂時,她不會到教員室休息,而是安坐課室的一角,靜靜地融入這個「家」;每次家長會,她也悉心預備「班書相」、「子女給父母的信」、「班情書」給孩子和家長。

每當孩子有困難,王老師都會挺身而出。她遇過一位育有三名孩子的單親家長,因為上班的緣故,女兒需要在餐廳走廊守候至晚上十時才能回家。她見狀於心不忍,主動邀請孩子回自己的家中吃飯、溫習和聊天,分擔「媽媽」的工作。

王老師部分學生曾遇上家庭問題,包括有學生來自單親家庭,甚至曾面對家人輕生的慘痛經歷。在孩子迷惘和失落時,王老師讓他們有力量去抵抗,希望他們日後記得生命裡總有天使在身旁。

王老師付出的愛心,賦予很多家庭的祝福。「老師最大的意義和價值,是學生離開學校後,記得有老師教過她、疼過她,可以找到希望。」不論現屆還是畢業生,她的「家門」常開,希望藉此教導及扶起學生,教曉他們在未來也要以無私的愛服務和關顧他人。

第六屆「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 得獎者故事——
黃菊芳老師

【司徒華教育基金主頁】
第六屆「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 / 好老師得獎名單

以身教點燃生命

黃菊芳老師
任教中聖書院

黃菊芳老師教學25年,全心全意教導「輸在起跑線的學生」。除了以關愛打動學生,她最希望與學生建立「尊重」和「負責任」的人生觀。 …… 閱讀全文

第六屆「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 得獎者故事 – 楊恩華同學

【司徒華教育基金主頁】
第六屆「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 / 好學生得獎名單

黑暗世界追逐音樂夢

楊恩華同學
現就讀閩僑中學中四級

內地出生的恩華先天弱視,童年接受手術後只剩一成視力。在學業壓力下,被安排從深圳移居家鄉黑龍江入讀特殊學校。當漸漸適應後,又倉促被安排與父親移居香港。 …… 閱讀全文

第六屆「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 得獎者故事 – 蘇健如同學

【司徒華教育基金主頁】
第六屆「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 / 好老師得獎名單

 克服頑疾反思生命

蘇健如同學
提名時就讀中國婦女會中學中六級
現就讀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一年級

健如自小患有大腦麻痺症,四肢行動不便,寫字時會手部抽搐。她曾認為「自己是幸運的孩子」,可是,13歲的手術後,被迫坐在輪椅上,停學一年,多次出入醫院。不過,健如依然堅持學習,成績優異,成功考進港大。

「如果說沒想過自殺也是騙人的。」健如不諱言表示這次巨變曾令她的生命只餘下一片灰暗,一度打算放棄人生。她寄情閱讀及寫作,於社交網絡撰文談論病患和生死,鼓勵讀者反思生存的價值,大受網民歡迎——既然是逃避不了,生活還是要一步一步走下去。

健如最大心願是報答無微不至照顧自己的媽媽,她亦希望社會明白殘疾人士的處境,「不要視殘疾人士的努力和成功很神聖」,認為自己與常人的生活都沒有分別,凡事都需要盡力而為。她從不掩飾自己軟弱,反而認真面對,以行動辯證人生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