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權益

法團校董會教員校董簡介

本會參考了《教育條例》(第279章)、《資助則例》及教育局通告相關指引,綜合資料後,為同工提供教員校董執行職務的一般原則及需要注意的地方,並解答教員校董最常遇到的疑慮。本會所提供的資料僅供同工參考用途,並非法律意見,詳情可參考教育局網頁資料[1]

 

法團校董會的組成

問﹕法團校董會是由哪些成員組成的?


答﹕首先,《教育條例》規定,法團校董會的組成[2]須包括來自不同界別和背景的六類校董,除增加校政的透明度、問責性,確保公帑運用得宜外,亦帶來不同的觀點和經驗,有助強化學校管理制度,制訂適切的政策。

法團校董會的組成及六類校董的提名方式

法團校董會的成員 人數 替代校董
辦學團體校董 最高可達總人數60% * 不可多於1名
校長 當然成員 不適用
教員校董 不少於1名 凡章程容許提名不超過1名教
員校董,則設1名替代教員校董
家長校董 不少於1名 凡章程容許提名不超過1名家
長校董,則設1名替代家長校董
校友校董 凡有提名,1名或多於1名 不適用
獨立校董 不少於1名 不適用

*計算辦學團體校董人數上限時,所有替代校董不計算在內。

雖然所有類別的校董均須以其個人身份參與校政,但教育局學校發展分部於2010年4月發出的「法團校董會的運作」-「良好管治」[3],當中提及「積極溝通、集思廣益」:法團校董會應採取開放積極的溝通政策。持分者在會議上應獲得充分發表意見的機會;設立網站及內聯網,上載學校資料;透過不同途徑,聆聽意見,加強溝通。我們期望各校董可向其所屬類別持分者收集意見及將他們的意見提上法團校董會表達或討論。

問﹕教員校董是如何選出來的?

答﹕教員校董須由教員及專責人員(如學校屬特殊學校)互選產生[4] 。學校應在法團校董會章程獲批准後進行教員校董選舉,該章程須訂明教員校董選舉的程序。學校所有教員須有均等的投票及參選權;校長也是教員之一,因此校長也有權投票。而投票須以不記名方式進行。

問﹕為何要參選教員校董,有什麼職責?

答﹕教師是前線工作者,是促進學習的核心人物。他們經常與學生接觸,更能明白學生的學習需要。教員校董可提供在課程發展、課室教學、學生活動和教育增益活動方面的經驗和意見,在法團校董會提供專業建議,協助改善學生的學習能力,充當校董會和教職員之間重要橋樑的角色。

問﹕何謂替代教員校董?與教員校董有什麼分別?

答﹕《教育條例》規定,如法團校董會只設一名教員校董,則須設一名替代教員校董(可以設兩名教員校董),而替代教員校董亦須由選舉產生。一般而言,可由同一個選舉產生,即獲得最多選票的候選人,將當選為教員校董,而獲得第二最多選票的候選人,將當選為替代教員校董。

除了投票權外,替代教員校董擁有校董所有的職能及權力。因此,一如教員校董,替代教員校董應出席法團校董會會議並在會議上發表意見。但只有在有關教員校董缺席會議的情況下,替代教員校董才有權投票。

問﹕教員校董是否等同教師代表,兩者的角色應如何釐清?

答﹕教員校董的責任是從教師專業方面提供意見促進學校發展,與其他校董一起制定政策,用教師專業的角度在法團校董會中,在政策層面提供意見。而教師代表是代表整體教師,以教師團體的權益,向學校管理層反映意見及訴求。故此,教師代表與教員校董的重點各有不同的。

問﹕學校應否以成立法團校董會為由,取代諮議會教師代表的制度?

答﹕教員校董的角色是以教師專業方面向校董會提供意見促進學校發展,相反,教師代表的職能是蒐集教師意見,透過與校董會的諮商會議,將校內教師的種種投訴或意見正式向校董反映,然後把會議記錄公開,讓相關投訴或意見得以處理。

因此,兩者的角色不同,即使推行校本管理政策後,以往一些沿用的溝通機制(教師諮議制度)應繼續維持,否則會令教師缺乏與校董會的溝通渠道,難以就校政表達意見。

 

法團校董會校董註冊及章程

問﹕教員校董任期多長,可以連任嗎?

答﹕教員校董的任期一般為兩年,由其註冊為校董當日起計,但條例本身沒有規定教員校董的任期,他們的任期應由法團校董會的章程作出規定。

問﹕如果教員校董(替代教員校董)在任期內懸空,如何處理?

答﹕如教員校董懸空,法團校董會須就該空缺向有權選出教員校董的人(相關方)發出通知。而該通知須要求相關方在兩個月(或該通知指明的較短期間)內,提名一人填補該空缺。如相關方在限期內沒有遵從該通知,法團校董會須要求相關方提供沒有遵從的理由。

問: 教育局有什麼情況會拒絕校董註冊?

答: 根據《教育條例》第30(1A)條,如曾在香港或其他地方被裁定已犯可判處監禁的刑事罪行, 是常任秘書長可拒絕將申請人註冊為某間學校的校董的原因之一。

問﹕曾破產人仕可否成為校董?

答﹕如是《破產條例》(第6章) 所指的破產人,或已根據該條例訂立自願安排,常任秘書長可拒絕將申請人註冊為某間學校的校董。

問﹕法團校董會是否有權修訂章程,例如修改教員校董任期的條文?

答﹕法團校董會應向所有校董成員提供章程。如法團校董會欲修訂法團校董會章程,(可以根據個別情況把樣本的內容加以修改),但必須根據《教育條例》第40AY條法團校董會的章程規定行事。(修訂章程流程詳見下圖)

修訂章程流程

(A)以書面提出並由提出該建議的校董簽署及(B)獲不少於全體校董的三分之一支持及加簽及(C)已提交校監。

 

如校監接獲該建議後,須在切實可行的範圍內盡快召開法團校董會會議,以決定應否根據《教育條例》第40AY條將該建議送交常任秘書長。

 

校監須在不遲於開會前28天向所有校董發出書面的開會通知。每份通知均須附有該建議的副本。

 ⇓

會議的法定人數不得少於全體校董的三分之二

該建議如獲 — (A)不少於出席有關會議的校董的60%;
及(B)辦學團體支持。

 ⇓

送交教育局(常任秘書長)
如常任秘書長對法團校董會送交的法團校董會章程的修訂不提出反對的書面通知,則該章程的修訂可在送交的一個月後生效。


­

法團校董會會議常規及保密原則

問﹕教育局有沒有規定法團校董會開會次數

答﹕法團校董會每一學年須最少召開三次會議。(根據教育局資料-法團校董會章程樣本)

問﹕開會前,教員校董必須收到哪些文件?

答﹕根據法團校董會章程載列的議事程序,在法團校董會會議舉行前,校董必須收到下列文件:

  1. 會議議程
    會議議程須由校監訂定。不過,任何校董(包括教員校董/替代教員校董)均可要求校監把某個項目納入某會議的議程。校監如拒絕,便須在該會議上交代拒絕的理由。
  2. 上次會議記錄
    法團校董會秘書須就法團校董會每次會議撰寫和備存會議紀錄,當中尤以記錄討論內容、決定及跟進行動為要。校董如提出反對意見,可要求在會議紀錄中記下其意見,秘書須將意見記錄在會議紀錄內。而該次會議的紀錄須提交下次法團校董會的會議通過。
  3. 與指定議程項目有關的文件。

問﹕會議內容是否必須保密,教員校董可否告知校內其他同工?

答﹕法團校董會或會要求校董簽署保密協議[5],但須清楚界定哪些內容或項目需要保密,而不應將所有會議事項均指稱為須保密。基於保密原則,校董須把界定為機密的議事項目予以保密,亦不得披露個別校董的說話內容及投票情況。

除了被指稱須保密的資料外,法團校董會應盡量向持分者公開其他會議相關資料,使到學校的管治具透明度。而列為保密的資料亦應設定需保密的時限。

問﹕如教員校董在會議討論的事宜上有利益衝突,他們是否需要避席?

答﹕根據《教育條例》規定,校董須於會議上披露金錢上的或其他個人利害關係。在校董作出有關披露後,參與會議/討論的人士是否存在利益衝突因而須避席,法團校董會應考慮實際情況作出決定。原則上,若有關人士的個人利益未有出現與該討論事項有任何利益衝突的情況時,應與其他參與者獲相同的對待。為方便申報或披露利益,法團校董會可備存一份學校供應商名單,供校董參考,以協助他們作出有關披露。[6]

問﹕若有校董多次缺席法團校董會會議,可否取消他的校董註冊?

答﹕若某校董(包括教員校董)在沒有法團校董會的同意下缺席某學年內的所有/大部份法團校董會會議,而該校董已獲適當通知在該等會議中出席,教育局常任秘書長在接獲法團校董會的書面通知後,可取消他的校董註冊。

校董利益申報   

法團校董會教員校董的法律責任

《教育條例》已為法團校董會提供法律責任保障。法團校董會作為獨立法人團體,必須承擔與學校管理有關的法律責任。至於個別校董,除非他們沒有真誠行事,否則不會為執行作為法團校董會校董的職務而作出的任何事情,招致任何民事的法律責任(第40 BI條)。不過,為進一步保障法團校董會及其校董,教育局已為他們購買法團校董會責任保險,以便就法團校董會及其校董在履行有關學校管理的職責時可能涉及的過失行為,提供責任彌償保障。承保範圍包括管理責任、教育工作者的轉承法律責任及聘僱行為糾紛。

問﹕在甚麼情況下,法團校董會校董須負上個人法律責任?

答﹕民事責任方面,條例規定,若校董處事公正,真誠行事,並無惡意、欺詐意圖及不良動機,在訴訟中是應該不可以被列為被告的。因此,除非校董沒有真誠行事,否則不得就任何法團校董會作出或不作出的事情,而針對該校董提出民事法律程序。故此對學校的訴訟,一般會向法團校董會提出,不會向個別校董提出。[7] 

刑事責任方面,如果法團校董會某校董對於學校運作中存在犯法的行為,表示同意,或採取縱容的態度,而不加以阻止,則他可能要負上個人法律責任。舉例說,若某校董發現學校犯法,並已去信校長或法團校董會,要求作出更正,這樣他便可減低負上責任的風險。值得注意的是,在有關的訴訟之中,舉證的責任在於控方,而不在於校董。

問﹕如教員校董面對個別民事起訴,能如何處理?

答:由於法團校董會是個法人團體,它要承擔以其本身名義作出的行為所引致的法律責任,而個別校董只要真誠行事,就不會因執行其職能而作出或不作出任何事情而招致任何民事法律責任。如被起訴或索償,教員校董須立即通知學校,學校亦須立即通知保險公司。如有需要,建議教員校董自行聯絡律師諮詢法律意見[8]

問:如法庭判了學校違法解僱老師,保險公司是否須為此賠償?

答:若該申索是向法團校董會提出,而案件亦屬於此計劃的承保範圍之一的聘僱行為糾紛,則事件屬於法團校董會責任保險計劃承保範圍內。至於保險公司會否支付賠償,取決於法庭的裁決,若法庭裁定該賠償為罰款,則學校須支付該筆款項。若法庭裁定學校在管理上確實有不當行為及需要賠償,保險公司會承保,支付該賠償款項的。[9]

 


    1. 教育局網頁 > 學校行政及管理 > 校本管理
    2. 法團校董會的組成及六類校董的提名方式(教育局專業發展及培訓分部 2019年9月)
    3. 良好管治 優質教育(教育局學校發展分 2010年4月)
    4. 教員校董選舉指引(2014年10月修訂)
    5. 參閱教育局文件《校董手冊》第四章4.17段提及保密原則 (2006年8月)
    6. 參閱教育局文件《校本管理及校本管理管治架構 – 有關法團校董會的問與答》利益申報及披露第4條及第5條問答
    7. 參閱教育局文件《校本管理文件系列 -法團校董會的設立及運作》第五章5.5校董的法律責任及保障
    8. 參閱教育局文件《校本管理及校本管理管治架構 – 有關法團校董會的問與答》校董的法律責任及保障第7條問答
    9. 參閱教育局文件《法團校董會責任保險計劃常見的問與答》第110條問答

 

 

 

 

第二輪防疫基金 受惠一筆過補貼的教育相關行業

權益專業 ■ 權益及投訴部

政府於2020年4月8日公布第二輪防疫基金,措施支援受疫情影響的僱員及行業營運者生計,教協整理與教育行業相關的內容,方便同工了解。

問:政府安排學校停課,教育相關行業承受巨大壓力,政府會提供甚麼支援?
答:政府將向以下與教育相關行業的營運者,發放一筆過補貼:

一筆過補貼

補習學校

  • 向每所已根據《教育條例》(第279章)註冊的補習學校發放$40,000
小賣部、食堂或餐廳

  • 向每間學校內的小賣部、食堂或餐廳營運者發放$80,000
飯盒供應商

  • 向學校的飯盒供應商,以每間學校計算發放$10,000
校巴司機或保姆

  • 以每名司機或每架校巴的保姆計算,向校車服務營運者發放$10,000
在校興趣班導師或教練

  • 向每位在學校擔任導師、教練、培訓人員及興趣班營辦者發放$7,500
註冊教練及社署資助機構導師

  • 向註冊體育教練和社署資助機構興趣班導師每人發放$7,500

 

對應社交媒體貼文被投訴的 Do’s and Don’ts

權益與專業 ■ 權益及投訴部副主任 何志偉

教協在過去七個多月處理不少有關教師被投訴的個案,特別是被指控在其個人社交帳戶發布有違教師專業操守貼文的個案,這些投訴大部分是由身份不明人士向教育局或學校提出的,教育局要求校方調查被投訴教師及遞交報告,教育局在參考學校的調查報告後,決定投訴是否成立及是否要對教師作出懲處。 …… 閱讀全文

教協權益及投訴部啟事
2013年6月28日前破產個案並供津貼/補助學校公積金之同工請聯絡教協權益及投訴部

早前,幾位老師曾透過本會約見破產管理處處長及相關官員,商談有關在破產後的津貼/補助學校公積金的權益計算及分配問題。現呼籲在2013年6月28日之前破產並供津貼/補助學校公積金之同工,儘快致電2780 7337與本部聯絡,以搜集更多相關資料並商討進一步行動。

涉事同工在未釐清法律觀點前,暫時不要領取公積金餘款,並可向教育局申請暫緩將款項交予破產管理署。

將教師停職停薪不合法不合理

專業與權益 ■ 權益及投訴部主任 譚耀宏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去年12月20日的記者會上,表示即使教師未被法庭判罪,學校亦應立即將被捕教師停職,表示這安排符合《資助則例》及《僱傭條例》,並指絕不是「未審先判」云云。然而,楊局長這番話卻會誤導學校作出有可能違反法律要求的決定,令學校蒙受不必要的法律風險。教協本年1月初就此向所有校監和校長發信,以下為主要內容: …… 閱讀全文

教師暑假期間工作問卷調查  逾半新入職教師表示白做 又無勞工保險

教協權益及投訴部

「新入職老師淪為免費勞工」、「希望暑假工作有汗出、有糧出」—這都是新入職教師的心聲。教協近年積極跟進新入職教師暑假期間工作情況,於今個學期初再次進行問卷調查,發現近九成半受訪者表示暑假需要回校工作,但對比去年近六成人未獲學校支薪,今次卻有七成半人表示學校未有向他們發薪,當中更有逾四成受訪者需要回校工作10日或以上。教協十分關注現行政策下,這些新入職的同工在合約未生效的情況下回校工作,是不受《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所保障,若有工傷意外發生,更可能出現學校要自費鉅額賠償的問題。 …… 閱讀全文

1月3日晚上7至9時 愛丁堡廣場教育界集會 以最強烈的聲音向白色恐怖說不

各位同工:

1月3日晚上7至9時 愛丁堡廣場教育界集會
以最強烈的聲音向白色恐怖說不

【集會詳情】

日期:2020年1月3日(星期五)
集會時間:晚上7時至9時
集會地點:中環愛丁堡廣場

(已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

過去半年,政府及建制人士連番針對教育界及前線教師作出攻擊,歸咎通識科教育失敗、造謠教師煽動年輕人上街、未審先判被投訴的教師專業失當。近日教育局更把施壓升級,表示將會更嚴厲跟進被捕及被投訴的個案。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接受內地官媒表示,若學校及校長支持被調查的教師,可取消校長資格。

教協認為,教育界一直備受打壓,由課程、撥款,以至前線教師備受針對,以上種種不單是對個別教師造成壓力,更在教育界製造白色恐怖,受影響的將是教育界每個界別的教師,若然教育界失守,教育專業自主受到侵蝕,受影響的更是一代又一代的學生。

因此,教協將於1月3日(星期五晚上7時)舉行教育界「無懼白色恐怖,堅守教師專業」的晚間集會,我們呼籲教育界必須團結一致,放學後與同事和朋友一起出席集會,以最強烈的聲音向教育局和白色恐怖齊聲說不。

會長 馮偉華

2020年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