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報/特刊

Uncertainties still Exist for the 5 Billion
Appropriation
HKPTU is Working towards Three-way Consensus

PTU News Reporter

The current government does not care about public opinion and disregards education. Although the HKPTU has been fighting for an increase in educational resources for years, the current government still does nothing and so the urges from the sector has never been addressed. Up until the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this year, the 30+ election committee members of the HKPTU have finally succeeded in asking all three candidates to add our urges on education to their manifestos. Carrie LAM proposed an additional 5 billion dollars of concurrent appropriation which focuses on but not limited to the following six areas: (i) Establishing a pay scale for kindergarten teachers; (ii) Improving the staffing establishment of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 (iii) Converting short-term contract teaching posts to permanent ones; (iv) Enhancing support for integrated education and special education; (v) Upgrading the hardware and software provided for schools; (vi) Granting financial aid to secondary school graduates to enable them to pursue degree courses in self-financing tertiary institutions; and exploring the feasibility of flexible repayment arrangements for newly graduated students of tertiary institutions to reduce their burden in paying back tuition loans. These all align with the propositions of the HKPTU.

…… 閱讀全文

解構「非遺」 — 從生活實踐談起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CACHe)副執行總監   黃競聰

「非遺」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簡稱。自2006年《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在港落實推行,不經不覺有十餘年。社會大眾由零開始認識,到了今天大家對「非遺」這個詞語普遍有初步的印象。「非遺」具有眼看不見,手摸不到的特性,屬於無形生活經驗和知識,必須通過文化載體( 物質文化遺產)才展現出來,因此一般人很容易混淆物質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之分別。

二次大戰以後,內地戰亂頻仍,不少難民避亂來到新界雜居成村。他們來自五湖四海,靠山吃山,養豬種菜,各有自己的傳統和生存技能。露姐的父親從惠州逃難來到坪輋定居,於昇平學校任教,教職員的宿舍變成今日之昇平村。露姐的茶粿製作技藝傳承自其母親,每逢冬天過後,露姐開始在田野之間採集艾草,洗淨曬乾,閒餘時候便制作艾粿,送給鄉村友好。露姐的艾粿分鹹甜兩種,筆者只嚐過甜艾粿,看似野草的艾草混合豆沙餡料,出奇地合拍,外皮黏韌,連吃兩三個也不覺滯。

…… 閱讀全文

積極推動環保午膳政策

葉建源議員辦事處網站
> 葉建源議員 Facebook

香港每日棄置在堆填區的廚餘多達125萬公噸,相當於二百多輛雙層巴士的重量,當中超過七成是來自住宅和學校。我認為每個人都有責任支持環保,讓孩子自小養成「惜食」和保育的習慣,更是推動環保的有效方法。對於近年陸續有學校因硬件不足而被逼放棄「現場派飯」,在感到可惜之餘,我特別在立法會作出跟進,促請政府積極協助學校解決各方面的限制,貫徹廚餘減量的目標。

政府自2009年撥款1.5億元成立環保基金,資助學校加裝設施,例如廚房和中央飯堂等,鼓勵學校推行現場派飯的環保午膳政策,讓學生可按食量取餐,既可減少廚餘,並同時減少棄置不環保的即棄飯盒。但在近一、兩年,我陸續收到受資助的學校,在履行至少推行現場派飯三年的承諾期後,已無法可持續的走下去,當中與校舍環境限制不無關係。

…… 閱讀全文

遊學團?購物團?

430冰室 ■ 何志偉

近年,香港興起了一股遊學團的熱潮,上至大學,下至幼稚園,都舉辦了各類大大小小,不同形式的遊學團,真的十分羨慕如此幸福的新一代!當我還是中學生的年代(大約二十年前左右啦……),出國遊學真的是遙不可及。直到我修讀學位老師教育文憑那一年,由於我主修英文,在政府資助下,我和一班同學只需要支付六千元,就可以參加為期六星期的紐西蘭遊學團,結果,我有幸第一次坐飛機到海外交流。

二十年過去了,我發覺學生的經濟狀況真的是來個「大躍進」。不知道從哪一年開始,中學畢業生開始興起「畢業旅行」這潮流。「台灣五天遊」已是最低消費,近年他們甚至「開拓」了韓國、日本等高消費旅行畢業路線,真的不得不驚訝他們的富有程度!

話說回頭,老師舉辦遊學團彷彿已變成指定動作。我其實並不反對學校舉辦遊學團,因為這可以讓學生在比較安全的環境下,到香港以外的地方走走,認識不同的文化,擴闊視野,這些都是好的。但是,我認為遊學團的定位,應該針對那些社經地位比較低的學生,讓他們能夠透過遊學團增廣見聞。至於那些有負擔能力的學生,正如上文所言,他們根本有能力自己籌辦屬於自己的「遊學團」,而不用老師為他們操心,這樣,我們為何不把資源投放在資源不足的學生身上呢?

可惜,現實與理想往往是兩碼子的事,學校根本沒有可能大額資助貧困學生出外交流(畢竟,這並非必需的教育資源),因此,參加遊學團的,往往都是一些社經地位較高的學生。結果,我們往往看見他們在遊學團的最大收穫,是一袋袋的手信,反而遊學團的「主菜」,都提不起學生的興趣。我曾經希望為一個台灣遊學團賦予更「崇高」的意義,於是安排了大約十個學生參觀位於景美的人權教育園區。可惜,也許我的功力不足,學生們好似對參觀這麼「嚴肅」的地方都不太感興趣。所以,今年的遊學團,我也放棄了安排這行程了。

要帶領一班學生在外地度過幾天幾夜並非容易的事,若然這些「遊學團」都淪為「購物團」,那麼,不辦也罷!

情感教育的必要

思想之樹 ■ 張 往

在成為一個好公民之前,我們要先學習做好一個人。

回歸近二十年以來,我們抗爭過,但生活有沒有變好?任何方式的抗爭,都不能避免去面對一個與你意見不合的「他者」,那麼在公民參與社會及政治事務之前,我們又如何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呢?

…… 閱讀全文

動新聞

雨澤心田 ■ 田方澤

自從約莫十年八載之前有「動新聞」,就感到莫名奇妙。

自己閱讀能力還不錯,反正動新聞的內容也就是報章的文字資料,普遍情況下看文字比看影片快,更能掌握閱讀節奏和時間,比等待播放好,總不明白為甚麼不少大學同學寧看動新聞不讀文字。

…… 閱讀全文

三分之一的旅遊

Young TAG ■ 文浩然

總是希望放下一切的工作,隨心的到外國旅遊。有的同工朋友把日程排得密密麻麻,有的就只是去到目的地才慢慢決定。取決於個人的心態,是基本的安全穩妥,還是隨心而發。

但每次被海量的工作所壓迫時,總會想起旅行之美。也許筆者我是一個隨心之人,總不想預先訂好行程,只是訂了大約的機票頭一兩日的住宿便算。按著「三分一定論」準備,是以前的大學老師教授的理論,簡單來說可算是三分一可準備的、三分一不可準備、三分一留白。把定論扭轉來硬用,就變了三分一預定行程、三分一天時地利、三分一完全唔準備。聽起來變得有點不合理,但對自己卻又變得很新奇,就算去同一定地方,也會變得每次也有獨特的體驗。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