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報/特刊

香港有合適土壤實踐《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嗎?
(三之一)

權益與專業  ■ 權益及投訴部

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於1990年制訂《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守則),期望為教育專業人員提供指引,以維持高水準的教育。然而,是否只要教育人員持守專業精神,就能達到守則所訂下的標準呢?如果仔細探討守則各項條文,便會發現若良師沒有合適的土壤去實踐他們的教學理念,政府沒有合適的教育政策和配套,教師始終難以達到守則期望的標準。本欄將從教師「對專業的義務」、「對學生的義務」及「對同事的義務」三方面探討上述議題。

教師對專業的義務

守則中訂明教師應透過各種學習途徑不斷提高其專業才能,充實對教育及世界發展的認識(守則 2.1.4)。在教學生涯中,不斷進修、更新自己的知識是教育人員的責任。 …… 閱讀全文

天主教與香港早期教育

鑪峰新語 ■  香港歷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葉德平博士

汀角村,位於新界大埔,座落八仙嶺山腳,地處船灣海北岸。村內建有一座關帝古廟,估計有二百多年的歷史。廟內立有一塊石碑,立於「乾隆五十年孟冬月吉旦」,即1785年重修古廟之時。

中國人向重視教育

石碑刻記了當年助修古廟,百多位善信的名諱。這百多位善信分別來自27個姓氏,而他們大多是從事航運相關的工作。在碑文最後位置,更特別刻寫了一句:「碑內無名,子孫永遠不得在此讀書」。(原文詳見於《香港碑銘彙編》所錄〈重修本廟題助碑〉)據說,當日古廟之旁就是一所村塾,而助修古廟的捐款部分用作營運該校之用,但是由於年代久遠,今日已沒法看到該校的遺址了。不過,從捐助信眾的數目可見昔日客家人對教育的重視。 …… 閱讀全文

西里西亞紡織工人起義 — 饑荒下的壓迫

工會教育 ■  權益及投訴部

相信提到6月4日,大家都會想起「八九民運」。其實將1989年再往前推145年,歐洲在同一日曾經發生了一場重大的工人運動,就是德國的西里西亞(Silesia)紡織工人起義,此次工人運動的導火是紡織工人爭取提高工資,卻遭到拒絕所致。

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壓迫

十九世紀四十年代初,西里西亞是德國紡織業最興旺發達的地區,然而發達的紡織業並未能為紡織工人帶來合理的待遇,工人們不單一直受到資本家的剝削,更由於當時封建主義的籠罩,工人們如要進入工場工作,則必須向地主繳納貢賦和職業稅,令工人生活極為困苦。 …… 閱讀全文

有需要釐清中史納入獨立必修科的準則

立法焦點 ■ 葉建源

修訂初中中國歷史科課程第二階段諮詢剛結束,除了收集同工意見及向課程專責委員會提交立場書外,我也就著政府未有按既定程序諮詢業界,將中史科納入「獨立必修科」,向教育局提出書面質詢。我首先重申,中史應否獨立必修,我沒有強烈意見,認為應該交付業界專業討論,但對於教育局以行政決定凌駕專業決定,甚至推翻以往鼓勵兩史合併教授的模式,令人擔心此舉會成為政治干預教育的缺口,做法並不可取。

偏離既有的諮詢機制

政府在沒有諮詢學校及相關持份者,甚至連「課程發展議會」在事前也沒有討論過的情況下,即在月前的《施政報告》中宣布由2018/19學年起,將中史定為初中獨立必修科,明顯是偏離既有的諮詢機制。為此,我特別在立法會向教育局提出質詢,要求當局澄清將某些學科歸類為「必修科」或「獨立必修科」的程序及準則何在? …… 閱讀全文

兒童聽障與溝通障礙

生活與健康 ■  教協駐診言語治療師   黃綺華

近有些兒童患上聽力障礙,未能完全接收來自環境的聲音,造成溝通困難。這些溝通困難,可體現在語音及語言發展上。

兒童從出生開始便不停接收語音。四個月大幼兒已可分辨母語及發出不同的聲音。在十個月大時,他們開始理解第一個詞語,並在一歲時說出第一個字。但有研究發現,六周大至三十周大的弱聽幼兒比健聽幼兒發出更少類言語聲音,而且愈來愈安靜。這顯示弱聽兒童的語言發展從嬰兒期便比健聽兒童落後。 …… 閱讀全文

用戲劇教授英語

專業發展 – 英文科 ■ 舒盛宗

近年筆者接觸到很多在職英語老師,一般都同意運用戲劇教學法是會令英語課堂變得更有趣味,使學生覺得「好玩」。比較傳統的「老師講、學生聽」(board and chalk method)、與「不停作業操練」(continuous drilling)的教學法令學生們更容易投入課堂學習(Learning Engagement)。但對於運用戲劇教學來教授英語作為第二語言的優越成效就有所存疑。但其實透過戲劇來學習英語是有其學理基礎的,筆者希望就此與讀者們在這裡作些許分享。

筆者常在帶領戲劇教學工作坊時,為了讓老師們明白用戲劇教授語言的獨特功用(precise function),都會引用一個例子:如老師要教學生(blind)「瞎眼」這個英文字詞,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給他們一個解釋:(A blind person cannot see)「瞎眼的人不能看見事物」。但常見的情況是,很多學生很快就會忘記了這字詞,「老師是教(講)過了,但學生學不到」。究竟出現了甚麼問題呢?因為光是提供字面解釋(literal meaning)給學生並沒有使他們把字的意義建構到自身經驗層次上(direct experience),所以(blind)這字對於很學生而言,只是一束聲音(sound)與字母排列(spelling),很容易就會忘記了它的解釋。老師就會年復一年,教同樣的課題,學生是學過了,但又會忘記。 …… 閱讀全文

正念/靜觀教育(Mindful Education)–培育專注友善的心靈

專業分享 ■ 劉雅詩

教育工作者學習照顧好自己的身心靈

學員正在熱烈分享過去一星期練習的體驗, 叮!聽到鐘聲,學員都安靜下來,將正念覺察帶回自己的呼吸上,安頓於當下。能夠首次在教協會開辦「教師八週正念(靜觀) (mindfulness)課程」正念課程,筆者內心感到十分欣喜,因為研究指出教師是一個高壓力行業。自2003年開始, 香港不少從事精神健康和醫護界的專業人士, 包括臨床心理學家、教育心理學家、醫生、護士和社工等都陸續修讀正念課程,學習照顧好自己的身心靈。

Mindfulness一般中譯為正念或靜觀[1],意譯覺察、知道、了了分明和不忘失等心靈質素,自Jon Kabat-Zinn 教授於1979年在麻省大學開辦「正念/靜觀減壓課程」,過去三十多年有關正念與身心健康的研究在世界各地都如雨後春筍般增長,研究顯示正念練習能有助放鬆減壓、專注、改善人際關係和提昇幸福感。腦科學研究亦指出持續正念練習能改變腦部功能,例如腦科學家Richard Davidson等人發現正念練習令左前額葉皮質區域活躍,提昇感冒抗體和快樂感。前線教育工作者掌握正念的態度和技巧,有助培養覺察專注、正向思維、正向情緒、抗逆力以及和諧的人際關係。 …… 閱讀全文

照顧學習差異要有針對性規劃及目標

見微集 ■ 趙志成

在教育議題上,一直都認為如何照顧學習差異為最重要。教學就是以人為本,學生智能、習性不同,幫助他們學習的方法自然有異,要有針對性的規劃和目標是自然不過的事。可惜學校被要求每三年寫一次學校發展計劃,列舉三項關注事項,又好像次次要有新猷,把應是學校永遠關注的照顧學習差異淪為機械式的某一輪學校計劃中的三年關注事項之一,三年之後就擱置一旁,搞其他自主學習、STEM,以至將會一窩蜂式出現的國民教育及基本法學習等。 …… 閱讀全文